正文 第0170章 非人折磨(求订阅)

一号狙击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畜生,畜生啊,刘辉,孙成林,你俩王八蛋,当不当警察也不是我能选择的啊……”一只脚踩在了丁凡的后腰上,猛地用力踩了踩,他小声凄凉的叫了起来。

    现在,他感觉自己身心疲惫,难受的要命,还不敢去想最关键的地方,这么叫着,也是被触及到底线了。

    岂不知,这是刘辉的脚,他脸色狰狞的看着丁凡,有些犹豫有些不甘,用力踩了下,嘴里却是威胁着旁边的大头孙成林说:“大头,给我这个面子,不干他了,都这……样了没法干了,其他的交给你了,明天我的让他叫大爷……”

    他旁边站着的大头,看他暗藏杀机的样子,知道这家伙说的话谁也不能挑战了,皱眉一皱,决定还是忍了,再看一眼丁凡后面那地方,发现脏乎乎的一团,有些发黄,有些发粘……

    唉,英雄也有悲催倒霉的时候,丁凡又不是神人圣人和英雄!

    因为这个,加上刘辉想起了他难受要死时还说的心里话,帮助他的事,决定放他一马。

    他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丁凡慢慢的听明白了了,自己侥幸的逃脱了,可刘辉说明天让自己叫爷爷呢,刚才躲过去的是身体的凌辱,明天叫爷爷,不是一样嘛。

    想到这里,他可怜的擦了擦下巴,回头有些哀求的商量着说:“大头,何必呢,我服了你还不行吗?”

    这些邪恶的人,这些有利于人类边缘的人渣,就像一个坚.硬的门槛,丁凡知道自己要想活下去,能从这里走出去,就必须的低头。

    “丁凡啊,算你倒霉吧,在这地方想混出头来,你别特么的做梦了,谁让你是干公安的呢,快点,快点,给两位老大磕一个吧。”王一手站在旁边帮腔的说。

    现在还是玩节目的时间,那些家伙虽然不多说一句话,一个个神情各异的呆在一边,可从他们的样子上来看,都是绝对服从大头的人。

    至于刘辉现在被松开了,当然他说话更是没人敢不听。这样一来,丁凡更是没有个帮手了,连王一手都动了恻隐之心,劝他识相点。

    丁凡似乎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摇了摇头,看了眼地上,转头看自己光溜溜的皮肤时,双手用力撑了几下地板,看样子是要站起来了。

    可这次他错了,大头孙成林已经下手了。

    一时间,一个破旧的被子盖在了他头上,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脚上来了。

    这次,他本来是想骗大头的,然后自己会跳上窗户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谁上来就往死里打,这种战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陌生,加上现在他又急眼了,想必就算是不能完全成功,也能拼个差不多,然后把管理人员喊进来。

    有时候,他有终极目标,但同时一旦冲动起来,就像把这些恶魔暴打一顿,也是不错的选择。

    可他和刘辉、大头他们玩心眼很难连续成功,就像现在这样,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看着他躺在地上浑身发抖,大头大口大口的抽着烟,摆弄着火柴,很是神气的安排说:“兄弟们,收了吧,收了吧。”

    刘辉躺在自己的那地方,美美的枕在手上,翘着二郎腿,煞有玩味的说:“大头,你特么的又牛了一把啊,你说呢?”

    在号子里不断的折磨一个民警,在他俩看来再也比这个更刺激的了。

    “辉哥,你等着吧,我明天就让他消失,谁也不能说什么,咳咳,你以为邹大海就敢收拾我吗?扯淡呢,他关照的人这么怂,呵呵……”他狡猾的说着,脑子里早就分析好了,就是邹大海知道了这事,最多也就是吓唬吓唬这些人,然后给丁凡解释解释,

    说些这地方就这样,好人谁能在这里啊,还有你是不是什么事做过了啊。

    刘辉似乎对他的想法很赞成,沉默不语着,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晚上九点多种时,丁凡感觉浑身热乎乎的,鼻子喘了几口气,好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了,只能长着最使劲喘气了,不由的暗叫:“不好,他们又玩邪的了。”

    到了这时候,他慢慢的理清思路,似乎想起来了,刚才有人往自己身上浇水时,一会是热的,一会是凉的,估计这些家伙就是想把他弄感冒了。

    现在他肯定是感冒了,浑身不断的发抖,嗓子沙沙作痛,应该是发炎了。

    “算了,玩不过他们了,明天就申请从这里调离,不行劳资去塔城铁路看守所或者二看去,再不行就装病保外吧。”丁凡趴在地上,浑身无力,感觉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气,顿时无奈的想着。

    到这个地方已经好几天了,除了第一天他跟着大头享受老大的待遇,吃吃喝喝的,随后就是复杂的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整事,整来整去,虽有胜负,可最终还是他惨白。

    重新回想了这几天的经历,他彻底失望了,铁定了心的出去,然后把今晚听到的麒麟市系列案子好好调查下去,如果把有些线索和马龙飞说了,至少能算立功赎罪的表现,那样的话,他还有机会穿上警服。

    这会,躺在床上的三鬼翘着头看了他几眼,从三鬼的表情上看,应该是大头今晚安排他看着丁凡,省的这家伙半夜起来,拿什么东西,把这些人都给收拾了。

    话说这天晚上,呼鹿县新亭国营饭店里,四个人正在一个小包房里吃饭。

    吃饭的有任杰、刘大明、阚亮,还有李大义。

    下午时分,一台四轮车从翻身屯飞奔而来,车刚一到县局门口,阚亮就火急火燎的下了车,叫着打更老头把刘大明叫出来。

    听说了丁凡被关起来后,他一分钟没停留,代表宋密德就来了。

    站在门口的阚亮,虽然没大口大口的喝酒,可不代表来之前没喝酒,满脸通红的吓人样,看到刘大明迈着八字步,气就没打一处来,冷冷的伸出手。

    “老任,看看,看看,谁说基层的同志没素质啊,你得分谁?我刘大明……”刘大明站在大门口,身后就是庄严的警.徽,看着阚亮主动伸手示好,马上就神气起来了。

    刘大明最喜欢在下面来的人前面装领导,别人听到有人尊敬的叫自己科长股长主任什么的,都会客气的更正说我就普通科员,这些称呼他都被人叫编了,越叫表情越好,现在心里都想好了,过去就拍着他的肩膀,客气的说声:“老阚啊,过来了啊,要找我吃饭嘛?”

    当他俩的手掌一碰上时,刘大明突然发现阚亮的手变得很快了,一下子握住了他的虎口,猛地用力,往自己怀里一拽,疼的刘大明身子跟着蹲了下去,小声求道:“阚哥,阚哥,我,我开玩笑的啊,你别吓死手啊。”

    旁边的任杰发现了,阚亮可是带着气来的,那脸上看起来像是谁得罪他似得,眼看着就会出手打人,连忙帮助解释说:“老阚,放了吧,他这不是出来接你了吗?”

    从单位出来时,他答应宋密德说就是来看看丁凡怎样了,想办法把丁凡保出去,可那只是当时说的话,现在酒劲上来了,早就变成找刑警的刘德他们要人了。

    阚亮遇到这种事,坚持的观点很直截了当:“丁凡这么好的小伙子,在我金山所时好好的,到你们这里怎么就出事了?”

    看着县局的办公楼时,他嘴里还念叨呢:“就找你们了,平时你们一开会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谁也别辜负了上级领导的关心教育和帮助啊,你们就把丁子帮助成这样了啊,还不如我这个师傅呢……”

    现在遭罪的是刘大明了,本来打更的说有人找刘大队了,说是阚亮,按照惯例,阚亮这种级别的人来找刘德,他的上楼去汇报啊,怎么还弄反了,所以,喜欢替领导分忧的刘大明,又装大尾巴狼似得下来接见了。

    当然他是代表刘德下来问问什么事。

    他倒是骂阚亮别乱来,可他能说话吗,手腕上一个特殊穴位,当了十多年警察的阚亮就喜欢捏着这地方收拾人,像他捏的这么准,只要用三四成力气就能疼的人脑门冒汗,现在他急眼了,几乎用了全力,刘大明疼的呲牙咧嘴的,脖子都冒汗了。

    “说,谁把丁子关起来的?”阚亮根本就没搭理任杰,目不斜视的看着刘大明,冷冷的逼问道。

    刘大明看他说话了,才知道是丁凡的事,手轻轻的往后一抽,可顿时被捏的疼的张了张嘴,痛苦的摇了摇头,想说的话又憋回去了。

    “阚哥,这个事和我俩没关系啊,大明也没参与啊。”任杰伸了伸手,想拉住阚亮的胳膊,好好和他说说这事的来龙去脉,可手都碰到他衣服了,不知道害怕什么,马上就缩了回来。

    “说……”这次,阚亮还是没看任杰,可看刘大明的目光更是像填满了子弹的枪口,越发的有威力了。

    他要是说别的,哪怕是责怪的话都好办,刘大明也好找些说辞什么的,可说话越来越简单,最后变成了一个字,刘大明这真就是猜不透了,满眼的哀求,轻声的说:

    “哥,没事,咱一会就把他救出来了。”

    阚亮终于把他的手松开了,刘大明指了指远处市场方向,埋怨着任杰说:“老任,你辛苦一趟,去新亭定个地方去,阚哥来了,我大明怎么也得安排顿大馆子啊,然后去取丁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