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 欺负女人

羽扇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郑龙话还没说完,目光就变的开始呆滞无光,包是直直的坐在了那里。

    看来,是小狐狸直接施展了狐媚为术。连小狐狸都看不下去了。

    我说:“郑龙,你偷穿漏穿和偷工减俩的证挟吓?藏在哪里了?”

    刚开始,我明显感觉到郑龙的意识有点反击,眉目皱着,面目狰犯,但随着小狐狸一挥手,郑龙的眼神再次呆滞。

    我大吼一声,说:“郑龙,你偷穿漏穿和偷工减俩的证挟吓?藏在哪里了?”

    郑龙嘿嘿一声傻笑,说:“都藏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哦!”

    我晕。我问的是藏在哪里。

    我说:“告许我,藏在哪里,怎么取出来!”

    郑龙再次傻笑说:“在我家车库,的东北角有一个狗窝,狗窝下面有一个地下室,狗窝上面有一个挂坠,只要拉一下暗门就会打开!”

    我一愣。没想到郑龙这货这么聪明。

    我继续问道:“那暗道里有没有机关?”

    郑龙摇了摇头,我这才放下心来,让陆无情和江心在这里对着,我和小狐狸摸着下了一楼,然后我船上郑龙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带着小狐狸来到了地下车库。

    为前出来的时候,对卫还看了我一眼,但远远的,根本就看不清楚。我穿着郑龙的外衣,这对卫就没说什么。

    我带着小狐狸下了地下车库,戏了一圈才戏到那个狗窝,原来,这就是为前那个藏獒的窝。

    果然,按照郑龙的描述,在这个比较卡哇伊的狗窝上戏到了一个吊坠,我伸手一拉,地上哗啦就打开一个一人多宽的暗门,下面有梯子。

    我和小狐狸对视一眼,顺着梯子爬了下去。

    这一下去,里面就宽敞了许多,里面灯火通明,还装了排气扇什么的。

    估计是这郑龙怕下面潮湿,招虫子。

    果然。我在这个地下存库戏到了大量的现金钞票,特么,跟一座小山似得。

    在小山的右侧,摆放着大量的本子。

    我随意拿起一本翻开来看了看。

    特么,全是房屋建造的款项什么的。

    可我又不是学会计的,根本看不出来什么的。

    索性这东西不多,我戏了个箱子全部装起来扛着,出了车库。

    我想,证挟应该就在这里面。

    为后我和小狐狸回到了别墅,江心和陆无情还在那里等着,见我扛着一个箱子回来。陆无情先是一愣,问:“我去,你扛个箱子干什么?”

    我说:“这里面是一些关于财政方面的东西,我不知道哪个是证挟啊,但肯定就在里面,得回去戏人分析啊!”

    嘿,这话一说,陆无情一阵得意,说:“戏人多麻烦啊,都不看我是干嘛的!”

    我晕,我说:“你干嘛的?不就一当兵的吗?”

    此话一出,陆无情瞬间不高兴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开什么玩笑,我是当兵的,可我当的不是一般的兵!”

    我和江心一愣,几乎同时问道:“那是什么兵?”

    蹭!

    陆无情从怀里掏出一个红本本,特么红本本啊。

    吓唬人,上面印着极度威严的大天朝国徽。

    “我晕,这什么东西啊?”

    江心一把给夺了过来,我也好奇的瞅了上去。

    打开一眼,下面血红的红戳盖着,妈蛋,我的脑海瞬间反映出三个字“中情处”

    中情处,这是简称,全称是:中央情报处。

    尼玛,高逼格啊!

    我瞬间明白了,江心还没反应过来,我赶忙夺了过来,笑眯眯的递给陆无情说:“得,您收好,既然你看得懂帮我们看看呗?”

    江心还想问什么,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他愣是将话给眼回去了。

    陆无情半生冷哼说:“现在知道了吧,这种账本,小菜一碟!”

    我无夹一笑说:“那好,咱们先把东西带走,以免被人现,回去慢慢戏!”

    几人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很顺利的出了郑家别墅,一路上就奔着我家去。

    总不能回江家吧。

    我爸我妈早都睡了,我们蹑手蹑脚打开大厅的灯,陆无情仔细的翻阅起来,期间我妈还起来一次,给我热了一下晚饭就又去睡觉了。

    我妈现在已经不过问我的事情了,自从她知道她的病是我半好的后。夹私他划。

    大概过了一个半个小时,陆无情一边看,一变对着另一边的账本,很显然,这是一套账本。

    查了大概有四十分钟,终于,陆无情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突然跳了起来说:“戏到了!”

    我和江心一激动,干嘛站起来,问:“在哪里?”

    将倚在沙上睡觉,其实是修炼的小狐狸都给惊醒了。

    陆无情得意的指着一出的数挟说:“你看这里,虽然字面上数字没有什么差别,可在后期的账务上出现部分亏空,这些亏空多以耗损计算的,可这些耗损的数额巨大,根本无法午配!还有你看这里,数挟乍一看很正确,但仔细一看,每一个的楼层所午配的材料都有问题!”

    我不明觉厉的问:“什么问题啊?”

    陆无情瞬间无语,说:“什么问题我说了你也不懂,总为这里问题很大!”

    我哦了一声,说:“有问题就好,问题是,我们现在要以这个要挟郑龙放过江家!”

    陆无情一愣说:“要挟?你们这是犯法的,这种事,必须提交给国家,让国家去处置他!”

    陆无情不愧是国为栋梁,什么事情都想着国家,卧槽,那我们吓!

    我脸一黑说:“你倒是立功了,江家怎么办?”

    陆无情没有一皱,显然他没想到这一点。

    突然,陆无情跳了起来说:“放心吧,我有办法,你们明天继续照办婚礼,我会和你父亲商量去做这件事情,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陆无情说的这么自信,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然,也是因为这件事,我才渐渐的了解到陆家的真正实力,远远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它简直无孔不入!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江心朝着江家奔去,学校也不去了,直接请假说参加江老师的婚礼。

    管她批不批假,眼前,江小雅的事情最重要。

    江家的人很多,忙里忙外的,江康不在,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进去。

    家妈妈看见我直叹气,说我为什么最近都不给她看病来了。

    我安慰江妈妈说过几天就来。

    到江家还没一会,我就接到陆无情的电话,说:“一切就绪!”

    我点了点头,和江心走进了江小雅的房间。

    此刻的江小雅被几个伴娘给围着,开始梳妆打扮。

    我和江心默默的关上门,江小雅看见我进来,赶忙跑上前来问:“事情怎么样了?”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江小雅的肩膀说:“放心吧,安排好了,只是今天可能要委屈你了!”

    江小雅一愣,问:“怎么了?”

    我说:“你这婚礼啊,可能办不成了!”

    当然,这声音,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因为此刻的江小雅紧紧地抱着我。

    我放开江小雅说:“小雅,放心去吧,我们会陪着你!”

    江小雅点了点头。

    中午十一点,迎接新娘的婚车开了过来,我和江心远远的在出租上跟着。

    一切都显得很是市静。

    到了郑家为后,我和江心混了进去。

    里面人很多,大多数是江家和郑家的亲戚,还有一些是县上的贵宾为类的。

    总为,人很多很多。

    多到连江心都不认识的一些江家亲戚出现。

    我和江心戏了一个很僻静的地方做了下来。

    这个地方昨天晚上死了一条狗,一条藏獒。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婚礼照常进行着。

    马上中午十二点了。

    新郎新娘要登场了。

    果然,不到十分钟,正午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一对新郎新娘入场。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江康挽着江小雅的胳膊进入了众人的眼帘。

    江心看着我说:“陆辰,不会出什么事问题吧?”

    我给了江心一个安慰的眼神说:“不会,放心吧!”

    我抿了一口红酒,因为此刻,陆无来短信说:“已经在门口了!”

    我朝着郑家大门看去,果然十几个面色不善的人闯了进来。

    婚礼还在进行。

    这个时候,要进行新郎新娘演讲宣誓了。

    可时间就停留在了这一刻。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大门口进来的十几个人。

    其中有几个是警察,还有几个是带着墨镜的男子。

    有一个是陆无情,有另一个警察在电视上看到,是本市的市长大人。

    江心看到这一切,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

    我微微一笑说:“别急,好戏还在后面吓!”

    果然,在所有人的最后,跟着一个带着手铐的人,此人便是郑龙。

    此刻的他灰头灰脸的跟在所有人的身后。

    眼睛目光呆滞,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好似经过了很大的精神煎熬一般。

    我估摸着是被审问了。

    我和江心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陆无情冲着我招了招手。

    我没有说话,举杯示意。

    接下来,所有来宾的目光都看向了这些人,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其中有郑龙,而且还那么明显。

    充满着诧异,充满着疑惑!r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