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李慕家事

小楼昨夜轻风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延江还是很重视这件事情  回到办公室里便让省发改委的领导把材料送來了

    李延江心中好笑  这项目算是什么  成立一家公司來经营农民的土地  收益归农民所有  土地不经过征收  不出让  直接把集体建设用地整理在一起使用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突破  虽然在华夏国有几处地方也使用类似方法盘活农村经济  那但那地方是国家在搞试点、在搞模式出來  比如华西村  个个村民都是百万富豪  但那是特例  每个地方都这么搞  政府的收益何在  人民都富了  政府穷了

    在国家沒有明确这项政策之前  农村集体土地让农民经营或委托经营  暂时是不切实际的

    李延江认为  这种事情谁都敢去想  但并非每个领导都敢去做  炎州万康县的胆子不小啊  明明就是一个穷地方  连政府收益都保证不了的地方  居然想把利益让给群众  政府以后吃什么去呀

    做一些靠谱的项目  也许政府会产生相应的税收  弥补一部分的缺乏  现在呢  万康县要做一个国际科技城  八百亩土地呀  这可真是异想天开  凭借李延江的经验看去  这是一个死项目

    “做退件处理  ”李延江冷静的做出了决定

    发改委主任愣了愣  马上抬起了头  “省长  但是汪省长指示过  要速办  ”

    主任不得不提一提汪正东  眼下汪正东的势头很猛  呼声很高  面子大着呢

    李延江绷起了脸  最近陈镇番和汪正东在省里自我感觉良好  不就是拉來一个国际集团的副总部吗  又不是总部  神气什么呀

    “汪省长指示过  那又怎么样  我记得汪正东还沒分管发改委的工作吧  ”

    主任也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因为汪正东最近入了常委  权力如日中天  却沒认真思考为什么李延江会说退件处理四个字

    现在反应过來了  李延江和陈镇番是对着干的  而汪正东是陈镇番的人  自然李延江要找事儿

    “是是是  省长  我疏忽了  我对自己和手下的要求不严格  谁打招呼都不行  我一定会亲自审核  严格把关的  ”

    李援朝当中介人  好财的少数民族长辈人物李希白收下了钱  两万块的现金对他來讲是一笔横财  不就是帮着说话吗  浪费几滴口水便可以挣钱  这钱挺容易的

    李希白到了李家村李氏家族“族长”家里

    族长也只是私下的称呼  少数民族在炎州的量很大  怎么轮也不会轮到李家村里的长辈可以当族长  不过在李家村范围内  李慕说话是有绝对的威望

    李慕是李家村最正宗的血统  从很早前选择这里作为一小脉人的传承  李慕祖上世代都打理着李家村的各传事务

    不过解放过后  李家村里的权力从李慕祖上这一脉交还给了党委和政府  但李慕这一家子人  在李家村里有着超然的地位

    “是希白兄弟啊  怎么了  今天沒去打牌吗  ”

    李幕见李希白來了  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  除了偶尔举于的宗祠活动  李希白平时在牌桌上的时间明显要多很多  能到自己家里來  未请即到  显然是有事儿

    李希白这样一个人  为什么在李家村会有威望呢  因为他家里有钱

    世代都经营着村里的杂货铺  不管之后谁家开设  生意永远在李希白家里  虽然现在挣不了几个钱  不过在整个李家村  李希白可是首富

    李希白收了钱就得办事情  不过雇主很有爱心  说钱给了  尽力就行  能不能成都不会要求退钱的

    李希白不客气的坐了下來  “我说慕兄弟  我今天找你办正事儿的  村里不是准备搞一个科技城项目吗  我研究过了  很不错  政府领着大家伙赚钱  这是好事情呀  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怎么样  ”

    李慕知道李希白的花花肠子多  小时候两人可是一起长大的  不后慢慢的  两人的理念和三观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李希白成了一个唯利是图之人

    不过李希白因为家里的影响  赚了钱还是会为族人做些事情  所以才有今天的地位

    李慕对科技城的事情非常清楚  表面看似好事儿  实际上呢  所有的东西都由政府在控制  以后真有什么事儿  怎么给村民们交待

    所以李慕不会强求任何族人  就算他自己对这个项目很有兴趣  自己认为有可能会改变族人的生活  可是李慕不能帮别人來作决定

    李慕说道  “希白啊  这事情我知道  怎么  你认为可行  ”

    李希白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是啊  很不错  我看政府最近搞的很多东西都是在给咱们牟福利吗  比如法律宣传培训  这就很好  参加的人有钱  回答问題有钱  一步一步提高族人的质素  还能额外挣些零花  多好的事情  ”

    李慕的内心是很纠结的  就算他自己想去尝试  但他也沒这个魄力  他不能把所有人的未來都押上去

    “希白啊  这是两码事儿  法律培训为大家带來一些东西  不过科技城呢  这个项目把族人所有的建设所用土地汇在一起  要是项目做死了、烂尾了  怎么办  ”

    李希白是经过了杨定和两万块钱的洗礼  于是说道  “怎么会呀  这项目是政府找钱來修  和村民们沒有关系  只是出土地  最后项目做不成  土地还是村里的  大家伙儿还可以再次利用  把房子拆了  把砖瓦给卖了也是钱  ”

    李希白的话一点儿沒错  但在李慕看來  事情怎么会有如此简单

    李慕摇了摇头  “你呀  就是看事情太简单  政府出钱來建房子  政府有这么多钱吗  到时东借西借的  最后还不上  把这些债务扔给村民  到时把我们全都给卖了也还不上  知道吗  ”

    李慕的担心不无道理  眼下什么最重要  利益  沒有利益谁会去做  这年头  谁值得相信呢  政府值得吗

    李希白走到李慕身边  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的慕老哥呀  你的担心太多余了  政府会垮吗  政府会这样干吗  现在你也看了电视  村民怕企业  企业怕政府  政府怕村民  我们乱不乱  就决定他们能不能当官儿呀  地方政府沒钱了  欠下的钱会有上头來还  华夏国这么有钱  你怕会赖咱们李家村的钱吗  ”

    李慕摆了摆手  “不用再说了  昨晚李援朝就來找过我  今天你又來找我  我告诉你们  我再说一次  我是什么想法不重要  我也绝不会去左右族人们的想法  只要你们可以说服他们  我不支持也不反对  ”

    此时  一名中年妇女走了进來  女人皮肤很黑  尽管天气不冷  可她还是穿得很厚实  从头发上的装束  和别具特色的衣服可以看出  她是典型的少数民族女人

    李慕看了过去  “你怎么回來了  今天不是潘开山过生日吗  ”

    中年妇女是李慕的女儿  而潘开山则是他的女婿  潘开山不是李家村的人  而是李慕招进李家村的  李慕知道女儿的样子不怎么样  于是找了很多人介绍  毕竟家里有些底子  于是把潘开山招了进來

    不过日子过得并不好  李佳过得很不开心  虽然当时她也是很喜欢潘开山

    李佳的样子很难过  眼泪像是随时会掉落出來  眼神里除了伤心  还是愤怒  一屁股坐在了小凳上  拿起地下的一把剪刀  不断的剪着一旁的白菜

    “爸  别给我提他了  我现在想把他给杀了  ”

    李希白一听  哟  今天姑娘这么大的气呀  不成  此地不宜久留啊

    李慕知道女儿一定出了事情  他也不想李希白知道家里的丑闻  立马站了起來  “希白啊  要不我送你出去吧  我得陪李佳聊一聊  咱们改天再谈  ”

    送走了李希白  李慕表情堪忧起來  “又怎么了  又怎么了  你们两人就不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吗  两天一小吵  三天一大吵  再说了  今天是潘开山的生日  你们今天不能好处些吗  ”

    李佳受到了刺激肯定不小  因为她狠狠握着剪刀  又用力扔了出去  这力道  要是扔在人身上  一定会插个小眼子

    李佳挽起衣袖  “爸  平时潘开山就一直说我  说我长得丑  这些我都忍了  今天他生日  我一早上就做了很多菜  想他干完活回家看到可以心里高兴  可是你知道他刚才都说了什么吗  我不就是一直沒能给他生个娃子吗  他居然说我连猪都不如  猪能生  我不能生……”

    李佳当时就发起火來  告诉潘开山  猪能生  那你找猪上床去呀  让猪给你生一个娃子呀

    潘开山一听  两巴掌赏在李佳脸上  拿起椅子就砸向李佳  还好李佳用手给护住  否则现在脑袋上绝对已经青肿

    李佳衣袖继续往里捞着  道道痕迹浮现在李慕眼前  有旧伤  有嫩青的新伤

    李慕有些吃惊  在他心里  潘开山是一个老实的乡下人

    “这……这些全是他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