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逞兽欲催花折柳 带兵将剿围山贼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娇娇美人儿, 只管瞪 我,也阻不了我 这东西戳到 你心窝子里去……哈哈。”袁冕一阵笑,把她另一条腿也解了开来,手握著两只穿著红菱绣鞋、称得肤白似雪的 小脚,更觉得是 欲火焚身,下身用力一顶,早已连进入,头杵到花心上重重一磨,姽嫿绣眉一簇,疼不可言。

    “啊……”

    “小美人儿,可快活否? 这东西比起那邵伯瑞,又当如何?哪一整治的你  更爽利?”

    “禽兽,贼!呸!”

    “呵,  贼,那邵湛又能好到哪里去?不过 是个占了你 身子的 老东西,许 他**你  牝你,就不许我 抽耸抽耸?”

    袁冕手握著她的 纤纤柳腰,低头轮流吸著两个嫣红 的小珠,咂吮 湿答答,下身把个八寸来长的 **吧,用力捅进捅出,一口气玩了她上百抽,抽得姽嫿又疼又酸,花心好似给杵捣烂了一般,一阵是哦 揪楚。

    “  乖乖儿, 这小花可真 是忒紧,吸得 我好难活动,真 是妙啊!” 低头细观那花,正自含吞一大物事,随著  动作且慢且快,迎进吐出,渐渐出了些水,随著 他的 动作且慢且快让他 抽耸的 更加顺畅,每捅必然尽,**得“唧唧”做响。

    袁冕见她一双流波俏儿眼,恨得 是怒火中烧,偏偏又拿是 狂猛的 奸没彻,别提多得意,握著她的 小脚连耸,头抵在花心处一阵旋磨,戳出许多水,更是 羞愤难当,心道:这妇人不管多坚贞 的子,被男人干到了里,也就服了软,压在身下猛捣一阵,便全身棉花相似,著实可爱的 紧。

    干得爽利,喜不自胜,松了防范,竟将姽嫿腕上的 绳索解脱,还道:“我 们到桌上弄来,更为快活。”

    姽嫿手一松,还能叫 他如了愿?当下就抓了他 两个血道子,袁冕本来官戴齐整,一副风流书生的 模样,此时头巾散乱,满面鲜血,真个骇人,一时也起了急,一个巴掌抽在姽嫿脸上,把她打晕过去。

    “下作的 小娼妇,给脸还不要,看不干烂 你的 骚!”

    嘴里骂骂咧咧,手上可没闲著,把姽嫿翻了个身,变成头朝下俯卧,反剪了一双玉手,

    把姽嫿翻了个身,挺著大阳物从後面入,尽力抽捣,包皮刮著嫩,两片娇娇弱弱 小花唇给干 翻入撅出,颤巍巍 含著一条壮硕大、筋盘错 **吧。

    “看 服不服?! 让 你泼辣,干死你 ,两片娇娇弱弱 的小花唇给干的 翻入撅出,

    入死你 个小娼妇,万人骑 的小婊子,不过有几分姿色,还来和爷 使子!”

    一边骂一边干,**吧被里面层层叠叠 的娇包裹的 妥贴,头戳在软绵绵,娇嫩嫩 花心儿上,似有小嘴在吸,又像有刺儿在扎,十分受用,手握著她一双圆乎乎粉嘟嘟 翘臀,骑马一样的 玩弄,**得两片臀儿啪啪作响,囊一下下撞在其上,弄得瓣儿摇摇晃晃 ,凝脂一般。

    这厢干得火热,直把姽嫿往死里欺压,府外吵吵嚷嚷,也作一片沸腾,原 邵湛骑著高头大马,亲点一百零八骑兵声势浩大的 前来讨人,袁皇说 的明白,要派兵围剿“山贼”给爱臣一个交待,这府邸 门匾上既然没写半个“袁”字, 带兵搜一搜也 是使得 。

    三皇子接到禀告,先 是派了管家相迎,自己则急匆匆的 往二哥这里来,门外把守 的家丁不敢相拦,作个揖请他 进去,吱呀呀的 把门推开,里面黑黔黔 的一片,耳畔只听得男人一片喘, 还有“啪啪” **捣之声,叫人脸红耳赤, 他也是 知人事 的成年男子,当然知道姽嫿正在承受什麽,心下不由得又酸又涩。

    “三弟前来观麽? 怎不知你 有如此喜好?”

    袁冕哈哈大笑,一挥手把烛火点上,那黄晕晕 一点亮辉映著姽嫿 雪肤乌发,一张纤秀惊豔的 小脸压在下面,男人那又黑又的 阳物正在她下面进出,把入口处撑胀的 裂痕般般,又是 血水又是 蜜水 ,十分豔。

    三皇子袁冕目瞪口呆, 故然知道二哥本暴虐,对妇人也不手软,这些年来,叫 他玩残玩死的 女人早都销声匿迹,只余一缕芳魂在人间飘荡,只盼著姽嫿仙人之姿,多少得些个怜惜, 若早知如此,就是 拼了命,也不让二哥近她 的身前。

    思及此,把拳头紧握,嗡声道:“二哥,如此佳人,当好好怜爱,怎好这样使蛮?”

    袁冕坐起身,把奄奄一息的 姽嫿抱在怀里,描摩著她两个挺耸秀立 尖儿,道:“ 以为 没有好好待她?这婊子忒不知趣,把自己当仙女,不得碰不得 不使强怎麽亲近美人儿?”

    三皇子一双眼睛殷殷切切,关怀著姽嫿,唯恐她有闪失,又道:“ 看她已晕厥,不宜过度承欢,到不如改日,二哥再尽了兴 弄她也不为迟。”

    “三弟不知,这样更为有趣,又道:“ 看她已晕厥,好妙人儿,一碰她 的身子,便知以前些许个莺莺燕燕 的都不过粪土一般,哪有她这样的 好货色?著实爽利快活的 紧,一副妙又会吞又会夹 ,也难怪邵湛爱她,一回来就伸著手找 我要人,嘿嘿,偏不给 他,等我 **烂了弄够了,再著人给他 抬回去吧。”

    说到这,三皇子提起“现邵湛就在府外,看情形也有百来人之多,二哥快别再干这荒唐事,与 我出府迎接,早些安置了忠贞夫人,才是是 上策。”

    “怎麽?  堂堂皇子,还怕 他个区区武将不成? 就是 弄他的  女人了,又能怎样?”说著猛将**吧疾风聚雨一般 的**捣,还拉了三皇子的 手来就姽嫿 的酥,笑道:“你 也来这小娘子肤白细,可真 **……”

    三皇子一双手按在姽嫿妙之上,只觉得滑滑嫩嫩如豆腐一般,两颗嫣红的 小果子挺起,扣在  他的掌心里,硬硬如小石子,两颗嫣红 小果子挺起十分逗趣,磨得人心痒如蚁蚀,气血一阵翻滚,竟将胯下那头猛兽一叫而起,直愣愣的 顶在裤子上。

    袁冕一瞧,又 哈哈大笑,袁晔窘迫难当,将将收回大手,垂立两侧。

    “ 臊个什麽劲儿,不就是 比别人漂亮点嘛,**吧一,还不都是 给男人骑的 女人。”

    袁晔不敢苟同,道:“二哥 你这是 什麽话,有失皇家体面。”

    “  兄弟,说些荤话又有何妨?”袁冕又去抓她的 手,放到两人结合之处,  阳正一下下的 干弄她的 嫩,两片花唇绞得死紧,蜜汁汨汨而流,一片滑腻。

    “ 你来看,这小娘紧也不紧?真是 好东西,又嫩又软,还暖烘烘 的醉人, 就不信 你对她没意意,还是 早想著上她,偏偏要装成个正人君子,只能瞧著我 干,哈哈!”

    “二哥 也忒没正经,那邵湛就在府外, 还来与我 玩笑。”

    袁冕充耳不闻,只道:“ 抱著她。”

    把**吧抽出来,让袁晔抱在怀里,拉起她一条腿又从前面耸入,头一冲入底,入花心,一阵紧捣猛抽,袁晔抱著姽嫿给哥哥奸,软玉温香 的小身子煞 可怜,袁冕把她两腿拉的 大开,站著一顿激烈的 **干,大汗淋漓而下,好不快活,只觉嫩儿包夹的 紧实,一吸一拉 眼儿酥麻,战兢兢几个耸,撞得袁晔差点站不住身子,才知二哥已经泄洪在姽嫿身子里。

    管家推说皇子们不在府里,可邵湛接得 贤妃给的 密报,哪会有错,当下不信,带著几个亲信,往里就闯,皇子 的侍卫拔刀阻拦,可哪里 是邵湛 对手,一时间万夫莫开,洪水一样节节败退,往里就邵湛威风八面,手持宝剑,一步步杀将进府。

    只见,影壁後面空无一人,游廊林园也 静谧森森,看来家丁侍卫都到前面来了,这内院里到 无人把守,邵湛带著人且行且走,四下里张望,这时听得耳畔一人调笑道:“邵将军好大 威风,连皇子也不放在眼里,您这 是找谁 啊?”

    邵湛定晴一瞧,二皇子袁冕袍带松散,似是 刚起身,头发只在脑後松松 一挽,状态随意。

    将军剑入鞘,上前施以一礼,道:“臣不敢。”

    袁冕打鼻孔里“哼” 一声。

    “怎麽著,找弟媳妇找到 我这里来了?”

    “皇子所有不知,今晨邵湛接到密报说山贼曾在此地出没,微臣一来 是探寻弟妹,二来也 是保护殿下。”

    “哦?保护?”袁冕把手一指,问道:“那依 你看这山贼就在 这府里喽?”

    邵湛斟酌道:“臣虽惶恐惊扰了殿下,今晨邵湛接到密报说山贼曾在此地出没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这麽说,不让 你搜一搜,  不肯罢休了?”袁冕凤眼一挑,邵湛这时再观其面,只见几道血痕,殷红点点,似 是妇人抓出来 一般,心下疑惑,隐隐的 恼怒──莫不是 姽嫿已遭了不测?

    袁冕面上冷笑,把手一挥,“即如此,将军请便。”

    邵湛又施个礼,对手下道:“皇子既然给咱们行了方便,就四下里都好好找一找,可别让这夥猖狂 山贼,有机会惊扰了殿下。”

    “ 。”

    众手下得了令下去,就四下里都好好找一找,不多时纷纷来报,邵湛面色越发凝重,袁冕挑著眼儿看 ,微露讽刺,笑道:“怎麽,这样大张旗鼓的 来搜,山贼莫不是 得了什麽准信儿,先大将军一步,藏匿起来了?”

    邵湛哪里是 寻什麽山贼,  来找姽嫿回去,皇子这般态度,料 是也是 不肯给 ,但是怪就怪在,这人给藏到什麽地方去了呢?

    猛然间, 想起一个人来,抬首就问:“微臣敢问二皇子,三皇子现在何处?”

    “哦,原来你 不是 来找我 ……”袁冕把折扇一打,悠哉悠哉的 扇起凉风,道:“这个 麽……”

    “怎样?”

    二皇子呵呵一乐,道:“ 我可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