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七回 倒鸾凤各施心计 问叶郎是囚是放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麽?”贤妃也是一惊,凤眼捎带著睨了眼袁冕,心道:好一招釜底抽薪,以为他不过是个风流浪荡的闲散皇子,却也有这般心计。现在这情形对她十分不利,人是在她手上丢的,邵湛一回来,怕就是要来兴师问罪,原想要嫁祸给二皇子,让他代为处理苏氏这“妖孽”的妙计落了空不说,还被反将一军,真真是懊恼。

    “人劫到哪里去了?是些什麽人,可都看清楚了?”贤妃杏儿圆睁,袁冕还没事人似的在她身体里驰骋,抽抽,表情是似笑非笑,著实的可恶,气得她的怒火“腾腾”的往上顶,却又不好发作,只得质问太监。

    “回禀娘娘,苏氏是在銮锦巷被劫走的,贼人都蒙著脸,身形剽悍,功夫俊秀,至於去了哪里……这……”公公本没看清楚,便被其中一个点了道,然後只听得背後兵刃相击的一片“哗啷啷”的作响,时不时夹杂著数声凄厉的惨叫,听得人心凉发怵,等著能动的时候,只见躺倒的都是他带去的侍卫,总共六具尸体,七横八竖的斜著,至於那车里的美人夫人,早就不知去向。

    “哼!无用的废物,还不快派人去找,若找不到,可仔细了你的脑袋。”

    “是……是……老奴这就去找,娘娘息怒,息怒哇……”公公连连叩首,见著贤妃一挥玉手把账子落了,才颤巍巍的站起身,赶忙布置人手去找。

    袁冕把贤妃翻过身跪起,叫她两条细腿支在榻上,一手揽著她的纤腰,一手握著物事,将壮的头从後面“唧”的一声顶入,直捅进,往来抽耸起来,一口气便有二百余抽,贤妃“哦哦”的叫著,塌著蛇腰,拱著屁股,被他顶撞的一前一後的摇,那阳物干得她到是酥美酣畅,可是这堵著她心窝的苏姽嫿又向哪里去寻?

    “亲娘不见了什麽宝贝,弄也要走神,子巍干得火热,却不见亲娘赏几声好的给儿子听听,真真是没趣的紧。”

    贤妃一听,这二皇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现在即便是问他,多半也是打死不肯认的,便一边耸腰迎合他的抽干,容那物事顶,一边道:“我听说……那苏氏是这个绝……色的,便想著接进来给你玩玩……讨得皇子欢心……啊……,哪到是你二人无缘,生生的错过了。”她回眸一笑,“儿子要听娘叫什麽,只管说来,现在没了那苏氏美人,也只有我这个半新不旧的,陪著皇子风流了。”

    “即如此,叫声爹爹来听。”袁冕“啪”的一声,驾马似的打在她屁股上,同时子疯狂捣戳,干得交合处“咕唧咕唧”的作响,那两片花唇给他耸的红肿胀起,随著阳物带进翻出,挤得水汨汨往外直流,打湿两人黔黑的毛,顺著大腿儿往下滴淌,浸透床榻,一片秽。

    “啊……爹……爹……”贤妃给他打得发起嗲来,闭著眼叫爹,下面更是拱腰转臀的去套动那大**,让那头往深里**,中给子搅得酥一阵,麻一阵,酸一阵,痒一阵,夹著那物事直颤,“……啊……爹的头杵到花心里了,好酸胀,要弄死我了……”

    “哼,骚妇!!”袁冕听著她词浪语,更是挺著大**吧干的震天动地,激烈的磨擦著壁,抽时只见首,入时直捣尽,搞的“啪啪”的作响,好个带劲儿生风,两只囊一悠一悠的击打玉门,眼前贤妃一双酥,被他搞的摇来荡去,妙趣横生,他伸手把玩揉搓,配合著下身的抽干,突然大力一捏──

    “啊──!”贤妃一阵吃痛,那蜜猛地的一缩,将包了个瓷实,袁冕皱著眉,下面那条“黑缨枪”抽几十回合後向她臀狠撞上去,直捅到底,眼顶著花心暴出……

    贤妃的花心被他滚热的阳一浇也是收势不及,快意直入云宵,潺潺汨流,浑身一软,如掉了魂一般,倒在榻上娇喘,袁冕拨开她汗湿的发,寻著嘴儿亲了两下,便把**抽出,带了不少水,用绢子抹干净,道:“什麽美人儿不美人儿,哪有贤妃娘娘识趣得法,会伺候男人,哈哈!”

    两人又搂著温存片刻,便起了身穿整,待袁冕刚去了,贤妃马上招来亲近的侍卫张奉,叫他跟著二皇子,务必打探出姽嫿的下落。

    此时邵府众人也是十五桶水吊著──七上八下,这人还没审,就不见了,邵湛回府要是问,推到贤妃身上也是说不清楚的,王惜月愁的皱了眉,晚饭三个儿子都不到,还想著那小妖,跟她闹气呢,五丫头紫纯从晌午便说头疼,在闺房里用膳,也不来了,婆婆说这两日累的心悸气短,和公爹早早的歇了,现在只有三个儿媳妇陪著她,有一口没一口的扒著饭菜。

    大儿媳郑氏道:“母亲,人找不到就算了,若是被盗贼捉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反正都是死,死哪里还不一样的。

    三儿媳马氏将筷子一放,也道:“是啊,父亲就是怪罪,几天也就过去了,终是去一块心病。”本来邵瑾的心就野,外宅也置了三四处,见都见不到人,好不容易回府了,却是被西院的狐狸勾住了魂,劫走最好,她是欢喜的很。

    二儿媳刘氏突然掩了嘴站起来,一招手,边上服侍的使女赶紧递上一只痰盂,她”嗷“的一声吐了出来,拍著口喘气,王氏一见,道:“可是有喜了?”

    刘氏哪敢有瞒,道:“回母亲,快三个月了。”

    “哦?那早怎麽不跟我回,这是喜事啊。”

    “我……”刘氏垂首不语,敛著一双羽睫。

    王氏又道:“珏儿可曾知晓?”

    “不曾……”刘氏搅著衣襟,踌躇著不知怎讲。

    “好端端的喜事,为何不讲?”王氏好个诧异,这怀上嫡子,是美事。

    马氏面上很是羡慕,道:“是啊,早怎麽不说,我还要恭喜姐姐怀了贵子呢。”她掩著嘴儿笑,心道:你不过和我一样,是个不得夫君疼宠的,这孩子指不定是哪家的野种,怕是不敢来回吧。

    郑氏也道:“妹妹好福气。”也是羡慕刘氏好运气,这如此稀罕的雨露浇灌,还能怀有鳞儿,她到是有福的人。

    刘氏泪盈於睫,悠悠叹道:“暮允一颗心不在我这里,我上哪里找他去说?”

    两个妯娌一听,都是给个冷眼,心内疑道:没处去说,到能揣得上崽子?

    王氏道:“好啦!你也不要闹,那个狐狸不是被我整治了,你既有孕,便好生养著,等你们父亲回来,也算是可以说的一桩喜事。”

    且说姽嫿被贼人抢出车外,道一点,便昏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悠悠的醒了,边上一个使女打扮小姑娘,这时端著水凑上来,道:“姑娘醒了,快喝口水润一润,已经睡了二个多时辰了。”

    姽嫿四下打量,那桌椅的雕工,妆台的用料,再加上气派不俗的布置,这里不是富商也是贾绅住所,所以,抢她的不是绿林的英杰也不是山上的毛贼,一定另有目的,既如此,她只需安心等著,该来的总会来的。

    她就著小姑娘的手喝一口,只觉得浑身无力,酸软软的又躺了回去,问道:“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苏姑娘客气啦,叫我玉娟吧。”

    “玉娟,你可知道,是哪一位请我到此做客嘛?”

    正说到这里,有人将帘拢一挑,进来一个穿著白袍,束著银冠,目若朗星,俊逸潇洒的年轻公子,他道:“玉娟,下去吩咐做碗燕窝粥来,真是的,姑娘醒了,也不说与我知道。”

    玉娟道:“苏姑娘和我家公子说会话吧,他可盼到你醒了……”

    “去,哪一个要你多嘴。”那公子一进来便是痴痴的看著姽嫿,眼前美人,真是自己的梦中仙娥,只见她一脸倦容,却掩不去天生丽色,秀眉微颦,却胜西子三分笑,发如乌云堆墨,颜如霜雪白壁,只道去寻绝色的,可这绝色的真在眼前了,却又只当是在梦里。

    姽嫿见是个男子,忙将锦被拉高,她身上只著中衣,是为不妥,想靠起来说话,又是骨乏筋软,无力疲累,那公子是个有眼色的,将一个锦绣靠包塞到她身後,落坐到床沿,道:“苏姑娘可曾好些了?”

    “还好。”姽嫿见他目中眷恋之色,便有了些底,道:“敢问公子贵姓高名,如何得知苏氏有困,搭救到此,还请告知一二,小女子日後也好图个报答。”她试探著套他话。

    “小生姓叶,单名一个‘溪’字,搭救不敢当,却是我授意将姑娘劫至此处……”他一顿,目光落到她眉间,又道:“还给姑娘提个醒,那邵府是回不去的,早早断了念头是好。”

    姽嫿听得心内一惊,急道:“叶公子,你到底是谁?意欲何为?”

    那公子仍是不慌不忙,道:“不过请姑娘在此安心长住,叶某自当厚待。”

    她冷了脸,道:“你我素未谋面,怎好打扰。”

    “姑娘,还请莫让小生为难,这里吃穿用度,一切比照邵府,只繁不简……”此时,小丫头玉娟仔细端了粥过来,那公子用手接了,盛起一匙,在碗沿刮了刮,凑到嘴边吹凉,递过来喂与姽嫿,道:“姑娘奔波到此,想是腹内饥饿,多少用一些吧。”

    姽嫿心急如焚,这个白衣公子,长得如玉端正,举止也是有礼有节,半点不沾俗,只不过,没有一句实情,他不讲他是谁,与邵府有何恩怨,与贤妃有何瓜葛,也不讲为何劫她到此,几番问话,都如泥牛入海一般,毫无斩获,只一条讲的清楚,就是将她给”软“禁了。

    她素手将那递到嘴边的粥匙一挡,道:“公子,要杀要剐,是囚是放,你也该给姽嫿说个清楚明白。”

    叶溪道:“先把粥吃了,我们慢慢再说。”他接著粥碗又递过来,不料姽嫿尽了全力去推,那热粥漾出来,扑到他身上,烫到了手,袖袍上也污了一大片,那公子迅速站起身,把碗递给玉娟,小姑娘已经吓呆了,颤声说:“公……子。”

    “你陪著苏姑娘在此休息,我去去就来。”他忍著疼,转身急步出去。

    玉娟也是有点生气,道:“姑娘,我家公子重情重义,长得也是人才一表,比邵府的豺狼虎豹,强过不知几倍,你怎如此不知好歹。”

    姽嫿反驳道:“那强留岂是待客之道?若真是重情义的君子,又怎会藏头缩尾,不露真相?”

    “哎……姑娘,你去哪里?”玉娟看她掀开锦被,合衣下床,没走两步便软倒在地,一面搀扶她起身,一面指给她看窗外走动的人影,道:“公子说了请姑娘在此休息,便不是假话,那外边的都是武功高强的侍卫,姑娘是出不去的,就好好留在这里,公子肯定把你放在心尖儿上疼著,那享不尽的福气,是在後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