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美娇娘集市遇险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著两丫头都醒了,但觉好梦一夜,神振奋,又见日已上三竿头上,忙不迭的起身,连跑带颠儿的到在姽嫿房里,待挑开床账,一看之下,可不是唬了一跳,但见忠贞夫人玉钗斜坠,花钿委地,解衣松佩,被褥狼籍,也不知如何使得,直吓得惊战战如筛抖──

    难道这赵府有进了不成?

    “慌张个什麽,还不去准备汤水。”姽嫿此时醒来,却是神不济,那邵珏邵瑾两个贼浪子,直把她弄到五更天光景,尽调著花样整治,每人泄了三次,又见紫嫣上门催来,才匆匆整衣去了。

    金珠了巧月两个,按著吩咐备好了木桶热汤,服待夫人入浴净体,不多时蒸气熏绕,满室生香,竟都是那似兰似麝的气味,如夫人体香一般,直叫人怪异,姽嫿又道:“取我的玉露丸来。”

    金珠儿拿了八宝攒珠锦盒过来,取出丸药与夫人送水服了,又将绸绢与她拭干身子,理容穿戴,整衣系佩,一件件打理停妥。

    姽嫿临镜而坐,镜内正映出月貌花容,巧月头梳得巧,重整得叠鬓乌云,水光亮泽,金珠一旁帮忙在发间簪上几处花翠,又配上九钿金玉花树──简单单妆,粉黛黛娇,端得是佳人如玉,好一个人间绝色。

    赵府园内海常开得正是好,!紫嫣红一片,也不问夜来多少,翠柏苍松映称,竟不知冬意何至,紫嫣与众女眷稍落半步,看著姽嫿一路走走停停,赏看花翠枝头,楼台倒影、盆栽假山,玉阶琼宇,又见那忠贞夫人莲步轻移,竟有降世仙姝之风流,罗裙微摆,又似月里嫦娥之态度,真是花娇人更娇,不知道看哪一处才好。

    用罢午膳,姽嫿话别赵府众人,登车驾马,准备回府。一路前行,掀了那牖帘两旁望去,见此时天光正好,商铺临立,集市喧闹,景象繁华,这虽不是姽嫿头一次出门,却是头一次赏鉴这国都宏京之街市,逐令车行减缓,走走看看,悠游玩乐,到在一处玉器金铺时,更吩咐了金珠儿和巧月两个去拿些凤钗来挑。

    她记得曾经有一个人说过:待嫿笄礼之时,我定要亲自簪一支凤头钗与你鬓间。

    掌柜都是有眼色的,一见门外车驾华丽,阵势不俗,便眉开眼笑的尽捡些贵重华丽的器物,拿绒布盘子托了,交与金珠儿等去挑选。

    姽嫿於此地不过是稍作盘桓,打了帘拢,递出一双纤葱玉手来挑选凤钗,只不成想,斜对面八宝月明楼上雅间位置,有一双兴味正浓的眼睛正把她仔细打量。

    二皇子袁冕与三皇子袁曦,都作了青年书生打扮,收拾的皆是俊美风流,此时正於月明楼用膳,两个一边吃酒,一边从楼上向下观瞧,紧盯的是过往的美貌女子──这男人的爱好嘛,不外乎酒色财三字,这两人洒不过适量,银钱又不短缺,也就是於“色”字一道,多少偏好过了些个,尤其是袁冕,放荡不羁,尤善作恶,让他强抢过的良家女子多了去了,姿色上乘的,娶做房妾;姣好的,不过玩弄个三五日;一般者,破了身子便丢,总之下场没一个是好的。

    他无意间瞧见美色,把个手中酒盏倾斜,酒一滴滴洒在长袍上,且徒自浑不觉然,两眼只看在一处发直,喃喃对袁曦说道:“皇兄我这一遭,怕是遇上了个绝色的。”

    袁曦连忙去瞧,只见那行人穿戴不俗、衣饰讲究,中间围著的那辆四马车驾更是华丽宽敞,金镶玉雕。帘拢掀起,却见一少女端坐车内,螓著微垂,乌发堆云,粉黛盈腮,又见她挑罢器物,把脸微微这麽一抬,哎啊!那真是“罗浮仙子临凡世,月殿婵娟出画堂”。

    道一声:“果然绝色!”

    那帘拢不过是一掀一放,袁冕正看的入迷,车驾就已启动,连忙急急火火的吩咐人:“去把这车驾里的小女子给我抢过来。”又加了一句:“给我小心些个,仔细弄伤了她,要短一寒毛,也要你们拿命来抵。”

    就在二皇子吩咐人的功夫,袁曦再细看那车驾,发现些缘故,对兄长道:“二皇兄,还请谨慎些个,我看此女乃是邵湛府上的女眷,你且看那车轮处的标记,岂不是个‘邵’字?”

    袁冕**熏心,哪管得这些,不以为然道:“不妨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美人,本该为我袁家所有。”

    因为两位皇子,皆是微服出游,故一众侍卫,便隐於秘处保护,此时接了令从街角、商铺、酒楼饭庄涌出,向邵府的车驾围去,其来势汹光,足有三四十人。

    那邵湛留下的十二骑近身死卫,都是脸色微变,手提佩剑,摆开阵式,便要迎战,为首的郭原龙,更是大吼一声:“保护夫人。”

    ------------------------------正文分割-----------------------------

    还是半章,我真的想写一章来著,但是工作写文有冲突,老有事找我,毕竟工作是我的饭碗,大家担待。

    我这个冤家,也没脸拉票了,赶紧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