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御佳人莺雏燕娇

婀娜201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邵逸真钻过美人胳膊,把头凑到美人酥处,含咂头,一瞥二哥,竟也是个急色的,已忙不迭的将送入,抽起来……

    那股子又酸涩有刺激的感觉又奇怪的再次绕上心头,“二哥,舒服不舒服?”

    邵暮允正欲仙欲死,那嫩箍束的正是好,一吸一吸的包握著棱,真是翕翕然畅美,妙不可言,道:“快活死我了,这一回可把全身上下都酥了个透……”

    邵瑾”哼“一声,“你那事物也甚是壮,抽顶时还需谨慎些,别把小婶子的嫩捅坏了。”

    邵珏看三弟那物事胀得老大,足有尺来长,青筋鼓胀如蚓蚯,便知他不过是醋酸了,哪是心疼婶子,他自己弄起来的时候,又管得了哪个了,就道,“三弟放心,哥哥理当惜玉怜香,上一回婶子还赞我弄得舒爽呢。”他伸起两手,牢牢束了她纤腰,下面挺动腰胯,在那滑如凝脂似的玉门内浅抽深送,顶耸不迭,送得她纤腰摆荡,於梦中娇喘吁吁。

    邵瑾也是想起来,就问:“说来到要请教,逸真与二哥,具不过伯仲,左不过稍长一分,为何婶子却道你整治的畅美?”

    邵珏正耸弄不迭,道:“小婶子不过十三岁年纪,葵水未至,哪受得住风月手段,你看那小娇温润如玉,毛也不生一,童女一般,被男子入了去,吞著极是费劲,却又不得不纳,免力而为,便知是受不得力的,加之她户生的浅窄,故不喜过深过重的,只需撑住花心便是极美。”

    “嗯……啊……”

    好似是回应邵珏的说词,佳人呻吟起来,正是莺雏燕娇,媚声婉转,再看她粉颊生嫣,半吐樱桃,真叫人爱不够的苏俏。

    邵瑾又去猥亵她两只酥,搓圆捏扁,放在手里不住的把玩作乐,道:“如此绝色美人,逸真只要了那物进去,被她花一握,花心一裹,便把什麽也忘了,只管尽著命的弄她,撑住花心虽好,却是终不畅意,需捅入内,方才顺心得意。”

    “逸真便是那鲁男子,只苦了婶子罢了。”邵珏胯下阳物不停,直送了七八百抽,喘如牛。

    “哥哥可是快至仙境了?”逸真见他那硕大的物事在婶子那小娇里抽出顶进,和水耸弄,往返不迭,唧唧作响,早看得是魂不附体,欲焰高胀,真想立时挺著**,入婶子就弄起来才好。

    邵珏那头正在酸麻处,她那里嫩频密抽搐,夹得他神魂飞荡,如在天外,好不痛快,“不两下,就是仙境了。”

    他两个把姽嫿推坐而起,夹在中间弄起来,暮允胯下抽送不迭,猛捣猛撞,逸真低头含弄尖,吮咂的正紧,两手却捧住美人娇臀,往哥哥上推送……

    “三弟,如此甚是得趣,再快些,哥哥这便要快活死了。”

    邵瑾又是急推狠送,与邵珏两个相迎互凑,把姽嫿夹在中间尽著兴的奸玩乐,那邵珏弄到酣处,不过再五六百抽,已是一泄如注,要死要活的大呼畅美。

    邵三郎也不管他,只把美拉到怀里,姿式也等不及换过一换,水阳也不及擦,分了两片花唇,便把那

    早是青筋勃起,而且愈加壮的物事狠狠送入,急抽急顶起来。

    “婶子好紧,好快活……”

    邵珏又凑上来与美人亲嘴,姽嫿被他抽送得丢了回,人却未得清醒般,将丁香小舌,吐入他口中任其吮咂,逸真一瞧,又是生妒,直气得恣意狂抽猛,旋转厮磨起来,那虽是缠得他死紧,却哪里拦得住孟浪的儿郎,头还是有法子大力**入内,搅得她天翻地覆,玉容微变,翠眉含颦,正是一段痛楚光景。

    “啊……疼……”

    “逸真且慢些,让婶子缓缓再送,你物事忒也是大,如何又这般野。”邵珏见三弟把大床摇得震天似的晃动,直道心疼,罩住她一对娇揉著,低头又将舌尖舔舐头,轮流吮咂。

    姽嫿此时确不是全醉,星眼微掀,如雾迷蒙,那埋著在她前咂的却不是逸真,果真是邵二郎暮允,便嘤咛一声倒在他怀里。

    邵瑾一见“哼”道,“既然婶子待见二哥,你便抱著她弄好了。”把姽嫿推到暮允怀里,背贴著靠著,邵珏也是个机灵的,把美人**一分,架好,使得玉门大开,花唇展露,如给婴孩把尿一般,看得邵三郎发了疯似的把那驴也似的狠而入,且一入便是猛顶猛送,直捣直撞……他两个架著姽嫿跟那和尚撞锺似的搞起来,下体捣撞的“啪啪”作响。

    只不见那绝色美人,在这般激狂的抽送间,面露诡异冷笑,恨意正是刻骨,把个粉拳捏紧,指甲刺入里。

    更不见那太府嫡孙,赵轶赵景予正扒窗瞧著,见他婶侄三人,均是赤身裸露,两侄子把婶子夹在中间,奸抽顶,**捣弄,尽兴玩乐,正做那美事。

    赵轶心道:如此甚妙,既然婶子能与他们弄偷情,日後便不能独独拒了景予,甚妙、甚好。

    --------------------------正文分割---------------------

    补齐了,我乖吧,拉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