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好痛

相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只见某女大拍桌子起身大笑道:“哈哈哈怎么有两个洛儿?洛儿,不管什么大风大浪……咱们也过来了,这些年……我我……云挽香独自一人撑起这个……家,即便再多一个洛儿我也养得起!只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出人头地,扬名立万,我们家洛儿最棒啦……洛好棒……洛儿是我的宝贝,既然是洛儿倒的……那姐姐就喝。”

    少年吞吞口水,姐姐向来温柔大方,没想到喝多了这般彪悍,想喝就成,继续倒满一杯,见她真的很爽快的喝干,就赶紧再满上。

    时光犹如指尖的细沙,悄悄的溜走,却无法挽回,不知不觉已到了三更,云洛祈抱起步履蹒跚的女孩走向床榻。

    “呜呜呜呜我不要喝好难受呜呜呜洛儿我好难受……好热!”

    小手不安的扯着衣裙,怎么办?好热啊,头好胀,浑身好无力,目光毫无焦距的乱飘,断断续续的抽泣,却无眼泪。

    “别……别脱了!”云洛祈不知该让她脱还是不脱,心里很是纠结,而少女居然不到三两下就扯开了外套,露出了雪白的锁骨和鲜红肚兜,灯光下,显得肌肤更加白皙,吞咽一下唾液起身后退一步。

    这绝对是一种视觉刺激,一种害怕在心里滋生,做了这么多难道要退缩吗?紧紧盯着床上不安扭动的人儿,赶紧转身走出寝卧,看着满桌的狼藉就开始在屋子内走来走去。

    不是不想立刻占有,而是紧张,今天的生辰,这就是他最好的礼物,可心跳得好快,从来没和女人做过这种事,也可以理解成兴奋过头。

    于是走到一旁的书桌前拿出一本好哥们送的成人画。

    一本已经看过两次的画册,翻开第一页……

    “好渴……水!”

    云挽香伸手扑腾了半天才坐起身,用力揉揉眼睛,这才清醒了一点,头昏脑胀的下床,鞋子也不穿,跌跌撞撞的向屋外走去,嗓子仿佛要冒烟,饥渴了几万年一样,急需要水分来湿润。

    “嗯……姐姐……嗯哼……亲亲!”

    云洛祈慵懒的斜躺在木椅上,视线没离开过那显眼的成人图,一只手放在桌子下不知在干什么,衣襟大开,露出了性感胸膛,只需一眼,就知小腹定很是平坦结实,肌理分明,毫不突兀。

    配上此刻晕红的双颊,和重喘的气息,迷蒙的眼神,样样都刺激着人的感官。

    某女惊愕的张着小嘴站在离书桌只有一丈的位置惊呼:“天啊!洛儿你在干什么?”再看看桌子上的成人画,听闻这是夫妻洞房前才可以看的。

    还沉浸在欢愉内的少年骤然瞪大眼,几乎是不用去多想,猛地起身想合起成人画:“唔……该死好痛!”某个重要部位鬼使神差的撞击到桌沿。

    浓眉紧紧扭在一起,脸色发青……知道那有多痛吗?浑身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已经没有心思去多想的云挽香快速冲上前,她还是第一次见弟弟痛得青筋都跟着跳,面目扭曲,天啊别吓她啊。

    “唔!”本以为姐姐会红着脸跑开,然后骂他不要脸,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果,呲牙装出一种歇斯底里的样子:“呜呜呜呜呜呜我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呜洛儿要死了!”用力睁大眼眶,直到眼球被刺激得流泪后才用力一眨。

    “啪嗒啪嗒!”

    颗颗眼泪掉在木桌上,溅起小小水花。

    “不会的洛儿不会死的,给姐姐看看,快点!”语毕,人已到达桌案后,见弟弟一手捂着身体就赶紧拨开。

    云洛祈倒抽冷气,显然他的不好意思是多余的,对方比他还大胆,仅仅只是被看着就双腿发软,为了不倒下去,只能单手撑着书桌:“这里……痛!”脸颊红得能滴出血来,如此暧昧火辣的画面几乎令他鼻血狂喷。

    清冷的房间里开始传出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让这偌大的房屋多了少许人气儿。

    “姐姐……吹吹……好痛呜呜呜……洛儿要死了呜呜呜!”

    “唔!该死的……”

    屋外,月儿仿佛都羞涩的躲进了云层内,抱起姐姐走进里屋,轻柔的放在床铺上,见她同样微喘就再次狠狠闭目,该死的女人,真是勾人。

    她这辈子都只能属于他,下辈子,下下辈子……

    那夜,他用最生疏的技巧侵犯了她,而她的抗拒对他来说形同猫儿抓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