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十九 终章

优婆璎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晚上,魏三娘也是辗转难眠,一直到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她都觉得她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这天天有人伺候,出入奴婢相随,食精脍细的这个人是她?一开始她感到非常的不安,但到了后来,在君莫愁的宽慰之下,她便也坦然了。

    她渐渐跟叶氏熟悉了起来,她是乡下来的,叶氏也在乡下住了大半辈子,两人聊起天来,竟似有说不完的话。

    离开乡下多年,叶氏对乡下依旧是非常的有感情,她很是怀念自己在乡下的小屋,怀念自己年轻那会儿,抚养沈似锦姐弟的场景,那会儿觉得日子苦啊,可是如今回忆起来,那些苦便记不清了,想起来的,竟全都是甜。

    孩子们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叶氏不能够让他们总是陪在自己的身边,如今有了魏三娘,叶氏多了一个人陪,也没那么孤寂了。

    魏三娘亦是如此,有了叶氏站在她的身后,又有君莫愁在,她对这地方,很快便多了不少的归属感。

    对于现在的日子,她没有什么挑剔的,唯一难受的是,她的儿子还没什么踪迹,一别大半年了,也没见到他的书信。

    这马上就快过年了,魏三娘本来以为这个年,她会过的很孤寂,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年,她竟然过的无比的热闹,一波又一波她认得、不认得的人都来跟她拜年,闹得她都没心思想别的,就连魏石岩不在身边的孤寂都被冲淡了不少。

    但闲下来的时候,她还是担心魏石岩,担心他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好不好,但也仅仅是担心罢了,没了之前那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在这里,有许多跟她年龄相似的夫人,因为她救了君莫愁的缘故,她们都对她非常的客气,再不济,这里还有许多的丫鬟婆子,她们有诸多的八卦,诸多的家长里短,只要你愿意,她们能跟你扯上一上午。

    还有那各种各样的杂耍、戏班子,就算是每日听不同的戏,都足够她听好久了。

    城里还有最大的茶楼,她闲暇时可以坐在里面听书,那里面讲的故事几乎不重演,但无一例外,每个都非常的精彩,自从爱上了听书,她便觉得她时间唰唰就过去了。

    常常是上午梳妆打扮,园子里面走一走,听丫鬟婆子说说八卦,吃罢饭,下午去听书,晚上回来再跟叶氏聊聊天,跟她转述一下说书先生讲的故事,然后,一天便完了。

    还是那句话,由俭入奢易,这样闲适的生活谁不喜欢呢?她乐不思蜀,根本就没有想到回乡下了。

    日子一晃,又过了几年,君莫愁还是没嫁,沈似锦不是没有想过给君莫愁介绍对象,可就是一直都成不了,她便知道了,她心中还是藏着那个人。

    她是一个开明的母亲,倒不觉得二十**不嫁人有什么不对,但作为一个母亲,眼见她这么大个人了,身边还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她心中免不了焦急,从前叶氏一直催促她成亲,如今,她算是体会到了叶氏的感受了。

    不过她倒是比叶氏能忍,君莫愁不嫁人,她一开始焦急不已,后来则学着开导自己,反正就当着是养着一个老闺女了,只要她开心,自己就算是养她一辈子也没关系。

    这样想着,她便不再催促了,甚至提都没再提这事,她想着若是她嫁了人,日后跟会跟夫君一起住,到时候再生个孩子,哪有时间回娘家呢?还是如今好,她日日都在自己膝下承欢。

    她惯常是会开导自己的,这样换种角度思考,她心中果然是好受多了。

    倒是叶氏,很是着急,不但让沈似锦多上点心,还让魏三娘去催促。

    沈似锦初时还真的挺担心,后来想通了之后,不但不张罗这事,还反过来安慰起叶氏来。

    叶氏年纪也大了,知道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有时候想想,这么多年了,她也没有丈夫陪伴,但谁又能说她比别人过的差呢?这样想着,她便也不再提了,罢了罢了,只要孩子们开心就好。

    谁都没提这事,君莫愁依旧过的像一个小精灵,眨眼间,她便到了三十岁,家人还为她举办了生日宴会,反正这里是锦绣国,当初沈似锦等人建国的原因就是为了自由,君莫愁在这里,没有谁会因为她的年纪而说道她什么,大家只会真诚的祝福她。

    生日当天,皇宫里请了不少玩杂耍的人,还有马戏团等等,其中要数马戏团的表演格外的精彩,尤其是马戏团里那个戴着虎头面具的驯虎师,在他的指挥下,那原本威风凛凛的老虎就好像一只听话的大猫一样,让它跳火圈就跳火圈,让它滚球就滚球,甚至它还会在地上打滚,露出圆滚滚的肚皮,引得众人欢笑不已。

    君莫愁坐在前排,也是赞叹不已,她惯常是有亲和力的,许多猛兽到了她的身边总会乖巧一些,但是除她之外,她倒是极少看到别人跟猛虎这么的亲密。

    她能够看出这人跟这老虎是真的亲密,而不是靠鞭子驯服的它,因为若只是靠着鞭子跟食物,猛兽固然会听从指挥,但形态却不会这么轻松,而是紧张、胆怯,要让猛兽在人的身边打滚、露出肚皮,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这个驯兽师,她不禁是有些佩服了起来,于是她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越看便越是有种熟悉的感觉的,等到马戏团散场,她还是忘不了那个驯虎师。

    坐在她身旁的沈似锦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便问道:“怎么了?莫愁?”

    “没事。”君莫愁抿着嘴朝她笑了笑,然而心底,却是泛起了丝丝波澜。

    她借故离开宴席,却是去后台去寻他,寻了半响,也没有寻到那个人的踪迹,她沮丧的转过头准备离开,却是瞧见一张熟悉的脸,正冲她笑。

    见到这熟悉的人,君莫愁几乎都忘记了说话,只愣愣的站在原地。

    “小狸,好久不见。”

    那熟悉的男子声音传来,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暖跟宠溺。

    “好久不见。”君莫愁也同他打了个招呼,想要笑,可刚张开嘴,眼泪却是先掉了下来。

    泪眼朦胧中,她瞧见那人向她走来,隔着一层水雾,她声音平静,淡定的好似闲话家常,“这次,你不躲了吧?”

    “不躲了。”男人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

    怀中的温暖,也让他一颗心落了地,拥抱着她,他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