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十八 魏三娘入锦绣国

优婆璎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但见到君莫愁有这样的诚意,她便也坚定了起来,若是哪天君莫愁不想搭理她了,大不了她自己一个人回来便是,她决定将她的家当都换成银票带上,到时候也算是可以做个路费。

    想好了后路,她便越发是不怕了,她好歹也是跟着君莫愁走过不少地方的人,又认得几个字,如今不过就是去更远的地方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到魏三娘答应,君莫愁心中非常的高兴,虽然这次过来没有见到魏石岩心中有些沮丧,不过有魏三娘在,她不怕魏石岩不来找她。

    这一日,君莫愁便在魏家歇息了下来,第二日,君莫愁跟魏三娘一起,将她带来的粮食布料送与村中的村民,除了一些作奸犯科的人,几乎村里每个人都有,大家得到这些东西,各个喜笑颜开。

    领着魏三娘回程的路上,君莫愁倒是没有紧赶慢赶了,而是跟魏三娘一路走走停停的,欣赏着路上的风景,魏三娘初时还有些忐忑,但是这一路,君莫愁安排的十分周到,她自己也在她的身边陪着,魏三娘倒是享受起这旅途来。

    回程的路上,花了快两个月的时间,若不是为了赶着回去过年,估计这趟旅程会回的更加慢。

    终于来到了锦绣国,魏三娘心中既是忐忑,又是兴奋,这锦绣国太繁华了,街道宽敞,到处都是马车跟轿子,还有那种她没有见过的两个轮子的古怪的车,被人蹬着往前跑,这一切简直是太让人惊奇了。

    君莫愁一直在她的耳边介绍:“这是自行车,是我娘亲发明的哦,可方便了呢。”

    “自行车?”魏三娘啧啧称奇,又多看了两眼。

    君莫愁的脸上带着笑,又跟她介绍道路两旁的店铺,魏三娘也听的津津有味,直到快到皇宫了,君莫愁才跟说起一些皇宫的事来,魏三娘这才知道君莫愁的身份,她惊愕的嘴中都快能吞下鸡蛋了。

    “小狸,你怎么不告诉,你竟然是公主?”魏三娘还以为君莫愁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她想的最多的也不过就是她家有人在当官,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个国家的公主!

    “对呀。”君莫愁朝她眨巴眨巴眼睛,魏三娘瞬间便说不出话来,只双手合十,道:“我老婆子竟然有这种福气,我……”

    “您您您,您就是有这种福气。”君莫愁朝她笑,眼中有着狡黠的光。

    “你是公主,那你爹娘岂不是皇帝皇后?听闻皇家规矩多,我等会该怎么说话?”魏三娘有些慌了。

    “没那么严重,我爹娘都是和善的人,他们弄出这样一个王国,只是不想要被人束缚,这整座王城都是他们建造起来的,他们就是想要跟朋友们快乐的住在一起,不受拘束。”君莫愁解释道。

    “为了不受拘束,所以自己弄了一个王国出来当国王?”魏三娘听着怎么跟听天书一样的。

    “是啊,我们锦绣国不大的,也不事生产,大都是经商,是一个商贸小城。”君莫愁解释了道:“不过我娘亲在黎国也有很多的土地,所以您不用担心我们没粮食吃啦。”

    我……我不担心。

    魏三娘心道,你爹娘都是皇帝皇后了,哪里会没吃的?她担心的是她自己,她只是一个粗鄙的农妇。

    在这样紧张的心情中,她见到沈似锦,刚想要跪下,她就被一双手给托住了,紧接着,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魏三娘是吧,您救了莫愁的命,那就是我的恩人,不必对我行礼。”

    魏三娘这才抬头,这才发现,面前这个身着华贵的美妇,听君莫愁说,她的年岁该是跟自己差不多,可是看着却是要比自己年轻的多,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

    她行事也让人挑不出错来,先是让人带她去休息,怕她不习惯还让君莫愁陪着,又给她拨了伺候的丫鬟,她本文以为她会睡不着的,谁知道往柔软的床榻上一趟,迷迷糊糊的就睡去了。

    等醒来后,丫鬟便过来伺候她梳洗、换衣服、上妆,她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任由丫鬟们鼓捣。

    本来她自认为她是一个粗鄙的老婆子,可是被丫鬟们这么一鼓捣后,她再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只觉得自己瞬间年轻了十岁,镜子中的自己又恢复了从前年轻时的几分姿色,美的都不像是她自己了。

    “这是我?”她指着镜子中的自己,满脸不可置信。

    “当然了,您的皮肤有些粗糙了,若是在这里将养一段时间,肯定会更加美貌年轻的。”身边有丫鬟接话道。

    “我一个老婆子,临到老了,还有这样的福气。”魏三娘喃喃自语,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还是她第一次穿这么华贵的衣裳,戴这么金贵的首饰,那给她上妆的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看着就不是凡品。

    然而这还不算,上妆过后,丫鬟们便要领着她去参加什么宴会,她有些忐忑,可是君莫愁却是过来了,她告诉她,开宴会是她娘亲的最爱,她娘亲喜欢热闹,她外婆也是,他们家亲戚朋友多,反正也得请他们过来吃饭,还不如开场盛宴,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于是就这样魏三娘被君莫愁稀里糊涂的扶了出去,然后她被这宴会的灯给惊住了,这就是小狸说的电灯?果然真是神奇的很,跟一个个小太阳一样。

    沈似锦过来了,她亲自领着魏三娘同众人介绍了一番,然后便拉着她入席,还要跟她坐在一块。

    自打知道了君莫愁的爹娘是帝后之后,她这些就忐忑的很,这还要跟皇后一起吃饭,岂不是折煞了她?

    可是沈似锦却根本没有给她多说话的机会,不由分手就拉着她坐下来,还亲自给她夹菜,这一天,魏三娘只觉得晕乎乎的,连晚间吃了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更别提菜是什么味道了。

    晚间躺在床上,她有些后悔,昨天那么多的珍馐美味,她竟然光顾着紧张了,连饭菜的味道都没尝出来,实在是太遗憾了,她又仔细的回想,她在宴会上,没有丢人吧?

    再仔细一想,横竖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婆子,能够来到这等宴会就值得她记一辈子了,丢不丢人的想这么多做甚么,就村中的那些婆子,哪怕是让她们来这里扫地,她们怕是也会抢着来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