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琼瑶之驯龙记

宫外看戏

风流书呆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琼瑶之驯龙记无弹窗,会员登陆后无弹窗. 兰馨第二日一起床就听着崔嬷嬷边给她梳洗,边絮叨晴儿指婚的事:“公主,您看!这女孩儿还是得看准了,嫁个好人家!千万别像晴格格那样,私相授受,最后嫁了个包衣奴才!您看吧,日后有她受的了!”

    兰馨耐心的听着崔嬷嬷的絮叨,心内暗想,您是不知道本公主的事,知道了还不得吓死您!?

    “嬷嬷您就那么担心我的婚事吗?那您看我该嫁个什么样的人?”兰馨好笑的问。

    “依公主您的品貌,就该嫁个全天下最优秀的男子!那才配咱的公主呢!”崔嬷嬷骄傲的说。

    全天下最优秀的人?那岂不是阿玛?兰馨羞红着脸想,一时脑袋里又浮现了那些的镜头。

    该死,花痴!色女!别想了!你就这么按捺不住饥渴?兰馨敲敲自己的头,将限制级的画面赶出脑袋:不行,待在宫里没准儿今天见了阿玛我就得投降!我还要拿两天乔呢!兰馨傲娇的思忖,于是颠儿颠儿的找乾隆要出宫令牌去了,还是出去找紫薇吧。

    “馨儿这是要去哪儿?”还没跑出大门,乾隆背着手信步走进来了。

    “阿玛!”兰馨欢快的奔向乾隆,一时想到如今两人的亲密,又害羞的停下了,脸色绯红,踌躇的站在原地。

    “呵呵,现在才来害羞是不是晚了点,那个时候馨儿不是很热情吗?”乾隆几个大步上前将兰馨搂住,紧贴着她玉白的耳朵轻声呢喃逗弄。

    “唔~~阿玛别说了!再说我不理你了!”兰馨急急推开乾隆的脑袋,反搂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怀里装鸵鸟。

    “哈哈,好,不说了。走!阿玛今天带你出去看戏!你平日不是最爱看戏吗?”乾隆刚刚收到和亲王的帖子,里面邀请他去看富察皓祯豢养歌女的好戏。乾隆细细一想,决定带上兰馨,让她好好看看这大清的年轻一代有多么的声色犬马,多么的靠不住,还是得找个成熟稳重的啊!(干脆直说找你得了)

    “呀,真的吗?太好了!那咱快走吧!”兰馨听见有戏可看,一下忘了害羞,拉着乾隆急急往外走。

    和亲王府

    “皇兄,你可来了,这好戏都快开锣了!哟!小丫头也来了?”和亲王远远看见乾隆的车架,在门口迎接,看见被乾隆抱下车的兰馨,楞了一下。

    “兰馨给五皇叔请安!”兰馨乐呵呵的向和亲王行礼。

    和亲王连忙摆手让她别客气,又绕着兰馨走了两圈,惹的兰馨满头雾水的看着他奇怪的举动。

    自己的宝贝被人这样看,乾隆不满了,占有性的将兰馨圈进自己怀里,恼怒的瞪向和亲王:“弘昼,你这是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就是看看小馨儿有没有被家暴,这看着还好,没受什么伤!”和亲王见乾隆占有性的举动,眼神微闪。

    “馨儿是朕的宝贝,朕爱还来不及,怎么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看出了和亲王眼里的疑惑,乾隆干脆挑明了。反正这个弟弟精明似狐,早晚能看出来,他在宫里已经压抑的够久了,出了宫,再不想伪装什么。

    “哦~~那皇兄得好好看管着了,这个宝贝可是很珍贵易碎呢!”和亲王讪讪的打着哈哈,对自己皇兄的感情世界完全没有兴趣。反正只是养父女,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得不说,和亲王不愧荒唐王爷的称号,接受度就是高啊。

    “阿玛,你带馨儿出来就是让馨儿听你和皇叔在门口叙话的?”在乾隆怀里的兰馨听着他两没意义的对话觉得无聊极了,怨愤的戳戳将自己拐出来的人的胸膛。

    乾隆暗自苦笑,抓住她的小手:“好,不说了,这就走!弘昼,带路吧!”

    “等等,紫薇呢?让紫薇也去吧!我想她了!”兰馨拉拉乾隆的衣袖要求,跟两个大男人看戏很无聊的。

    “对,紫薇丫头也要接受教育!”和亲王一拍脑袋,想起自己还有个待嫁的闺女,得让她看清楚了,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免得遇见耗子那样的绣花枕头,三两下就被拐跑了。

    找了个仆役去后院将紫薇请出来,一行人坐着马车来到帽儿胡同一座二层的小楼里。

    几人噔噔走到楼上的一个房间,房间的窗台上赫然放着两个单筒望远镜,看来是有备而来。

    兰馨几步奔过去,拿起一个望远镜把玩起来。乾隆以为她不会用,上前半搂着她,拿起望远镜凑到她的眼前。

    兰馨一个闺阁贵女,应该是没见过这个东西的,她只能满头黑线,故作惊奇的大叫:“呀!看的好清楚啊!阿玛,好神奇,你快看看!”

    乾隆见兰馨水润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手舞足蹈的踮起脚要将镜筒凑到自己眼前给自己看,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俯下头亲亲她的发顶,然后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脸颊贴着她的脸颊,一同从望远镜里欣赏起远处的风景。

    和亲王满脸黑线的看着乾隆旁若无人的亲密动作,担心的转头去看紫薇的反应。

    紫薇早就习以为常,非常淡定的拿起一个望远镜,学着乾隆的动作看起风景来。留下和亲王苦逼的踮着脚,伸长脖子用自己的肉眼往小楼对面的院子里探看。

    “皇兄,别看风景了,那个富察皓祯来了!”和亲王打断两人甜蜜的氛围。

    几人忙调转方向往对面的小院看去。只见富察皓祯带着两个随从正在敲院门。没多久,一名奴婢打扮的少女匆匆跑出来开门,另一名身穿素服的少女紧跟其后迎出来。

    穿素服的少女表情激动,泪汪汪的抱住进门的富察皓祯,好似两人有许久没见似地。富察皓祯满脸的不耐,拉开紧抱着自己的女子,说了些什么转身就朝门口走去。身着素服的女子见状从后面搂住他的腰,痛哭起来。富察皓祯还是要走,叫旁边的随从帮忙扯开女子,头也不回的开门出去了,随从甩开女子,也跟了出去,留下满脸泪水的女子在院子里抱头痛哭。

    “阿玛!他们好像要分手啊!”兰馨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情形,这跟情节对不上啊?耗子不是对白吟霜情深似海,至死不渝吗?

    乾隆见完全不是自己期待的狗、男、女、私、通场面,转头怒视和亲王,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和亲王也傻眼了,擦擦头上的汗水,苦哈哈的解释:“额~~他们前几天明明还打的火热的嘛!大白天的就公然在院子里亲亲我我,怎么今儿就变了?”

    “哼!足见现下的年轻人对感情多么的浮躁,今儿如胶似漆,转眼就能变心,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托付终生。”虽然没有预想中的画面,但是也难不倒乾隆对兰馨进行爱的教育:“所以,馨儿,还是得找个成熟的,稳重的,知根知底的才好啊!”

    兰馨正在奇怪耗子反常的举动,压根没认真听乾隆的话,只是反射性的点点头,应了一声,换来乾隆在她头上满意的拍抚。(乃逗小狗捏?)

    几人放下望远镜,没趣儿的准备离开,兰馨突然拉住了乾隆的袖子:“阿玛,别走,快看,这是谁来了?”

    对面胡同里又驶来一辆豪华的马车,一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走下马车,匆忙奔进没关门的院子,见跪在地上痛哭的白吟霜,疾步上去将她拉起来,搂住她温柔的安慰。

    兰馨拿起望远镜继续往下看,和亲王见来人是个贵妇,露出狐疑的眼神,也拿起望远镜看起来。

    只见搂住素服女子的贵妇表情很心疼,对着素服女子又搂又抱的安慰,连连叫带来的仆役打水,亲自给她擦拭脸上的狼狈。

    “奇怪!竟然是硕王福晋!”和亲王认出了来人的脸,喃喃自语。

    兰馨故作疑惑的提示两人:“阿玛,你看这个硕王福晋是不是太奇怪了!自己的儿子要尚主了,还在外面豢养歌女,她不是应该急着想办法打发掉歌女吗?怎么好像对硕王世子分手的决定很不满,这么心疼这个歌女,好像这个歌女才是她的亲生女儿似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乾隆与和亲王都是阴谋论者,这么违反常理的事情,早就起疑了,再经兰馨一番暗示,两人眉头都皱了起来。

    “恩,馨儿说的有道理。看来得好好查查这个歌女和硕王福晋的关系。”乾隆赞同的点头。搞不好这是朕除掉硕王府的一个契机,他预感到。

    硕王福晋已经偕同素服女子进到房间里了,几人见再没有什么可看的,又到了晌午,决定去龙源楼用点茶点,稍事休息。

    走进龙源楼和亲王的专用包间,乾隆将兰馨让到她最喜欢的靠窗位置,又自发的给她倒上茶水,替她拢好额前的碎发。

    和亲王见他这幅娴熟的架势,暗暗皱眉:皇兄这样子好似认真的很,小馨儿以后该怎么办?做他的后宫?虽然对乾隆喜欢谁不感兴趣,但是对象是自己尤为喜爱的小辈,和亲王想到活泼开朗的兰馨被乾隆禁锢,就为她感到不值。

    “皇兄,听说去荆州平乱的队伍在路上遇见了回疆的阿里和卓,两拨人马已经到达京城边界,明日就可进京了?”和亲王明知故问。

    乾隆奇怪的看他一眼,点点头,心想;怎么五弟比朕还年轻就得了健忘症了?

    兰馨听见荆州和回疆两个敏感的词,竖起了耳朵,紫薇仍然悠闲的看着窗外。

    “永壁这次也在回京的队伍里,听他说阿里和卓的女儿含香长的貌若天仙,身带异香,是个难得的尤物。阿里和卓这次来京还带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莫不是要进贡给您做妃子的?哈哈,皇兄,你可有福了!”

    兰馨听见含香的名字,又想起原著里乾隆对含香的深情,心内一痛,失手将手边的茶水打翻了,浇了自己满手。

    “呀!”被滚烫的茶水一浇,兰馨吃痛的惊叫一声。

    乾隆也顾不得给自己添乱的和亲王了,慌忙心疼的拿起兰馨通红的手仔细察看,并叫吴书来赶紧端盆凉水来。

    和亲王见兰馨反应如此大,心道莫不是馨儿也对皇兄情根深种?当下暗怪自己不该多嘴,本是一番好意提醒兰馨,如今倒是让她伤心了。紫薇则担心的拿出自己的手绢给她擦拭留在手上的茶水。

    兰馨别扭的从乾隆的手里抢过自己的手,递给紫薇给自己擦拭。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不想跟乾隆过多接触。

    要不是和亲王提起,兰馨都快忘了含香这个让乾隆倾心相待的女人,对了,还有日后的夏盈盈。可笑昨夜她还满怀信心的憧憬着两人的未来,今日残酷的现实就摆在了她的面前,无情的提醒着她,帝王的爱有多么的短暂和变化无常。

    见兰馨莫名其妙的抗拒自己,乾隆的脸黑了。和亲王见势不妙,忙上前打圆场:“紫薇是女孩子,手轻,擦着不痛!小馨儿是不是烫的很严重?皇兄,我看你还是快点带她回去让太医好好看看,这烫伤搞不好会留疤的,可不能慢待!”

    乾隆顺势点头,强搂着抗拒着自己的兰馨下楼上了马车。

    看着远去的马车,和亲王和紫薇同时松了口气:终于将皇上这快爆炸的炮仗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