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琼瑶之驯龙记

陷害穿越

风流书呆 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琼瑶之驯龙记无弹窗,会员登陆后无弹窗. 作为一名亚裔模特,蓝心从出道到登上国际超模的金字塔,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什么是艰辛和付出。

    当然,一张迥然于国内审美的个性脸蛋也为她的模特之路增色不少。蓝心此刻正坐在自己专属的化妆间里,三个造型师忙碌的为她做着造型,慵懒的靠在转椅上,蓝心闭着眼睛假寐。这是她在米兰时装周上的第一场秀,prada的秋冬新品发布会。米兰有世界上最顶级的时装设计师,有世界上最顶级的时装品牌,也有世界上最优秀的超级模特。

    如果按国人的审美眼光看,蓝心长的不算漂亮,甚至还有点难看。她没有高挺的鼻梁,没有深邃的大眼睛,没有小巧的樱桃小口,也没有雪白的皮肤。所以虽然她的身材非常完美,在国内时尚界依然混的很不如意。

    但是蓝心天生就是那种不信命运,死也要掌控自己人生的犟种。她毅然抛下国内的一切,把所有家当兑换成了20万欧元,头也不回的飞往法国重新开始自己的职业模特生涯。

    到了国外,蓝心从一名小透明转眼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新星。她完美高挑的身材,光滑细腻的东方肤质,自然的小麦色肌肤,宽阔饱满的额头,浓黑有型的双眉,细长上挑的丹凤眼,厚实性感的嘴唇都成了致命诱惑的武器。蓝心本来就及其的聪明,更懂得运用自己的优势,这使她很快就在法国时尚界崭露头角,迅速跻身国际超级模特之列。

    国际最知名时装设计师之一的Martine曾说:“只要一站到T台上,Lana(蓝心的英文名)整个人就像爆炸的烟火,瞬间绽放出炫目的光芒,这个时候请千万不要直视她充满力量且魅惑的双眼,因为你会被她灼伤,她行走在T台上仿佛行走在风里火里,她的周身到处都是热浪和闪光!那是独属于她的世界,她就是主宰!”

    而我们的T台主宰蓝心小姐现在正乱没形象,手舞足蹈的往身上套着一件银色流苏抹胸长礼服。“!这该死的礼服也太多流苏了吧,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海藻裹住的金枪鱼!”蓝心嘟着嘴,翻着白眼抱怨。她的经纪人Shane一边指挥工作人员帮忙整理衣服一边不停的安慰:“哦,亲爱的,别急,温柔点,千万别把衣服弄坏了。你不要忘记了上次你也是假寐等开场,结果变成了真寐误了换衣,结果一着急劲儿就用大了,结果衣服就破了,结果balabalalala”

    好不容易穿好衣服,蓝心踉踉跄跄的被推倒了T台侧门边上看着DJ作开场白。这时有人轻点了点她的肩膀,蓝心回头一看,发现同样是来自Z国的小师妹钟琪。钟琪谄媚的对她笑笑快速的说“师姐,听说发布会结束后prada高层和公司一些顶级设计师会邀请秀场的超模参加庆功酒会,师姐你也知道我来了没多久,好想好想去见识见识,师姐带我去吧?”说完双手合十,眨了眨清澈无辜的大眼睛,渴望的看着蓝心。

    如果是一般人绝对拒绝不了这样无辜纯洁的大眼睛里的祈求。可惜蓝心不是一般人,从这个小丫头刚进公司,她就看穿了这个女孩貌似纯洁大眼里不断叫嚣的和野心。而她望向自己的眼神看似带着崇拜和尊敬,但偶尔不经意间闪过的嫉妒和恶意都叫蓝心洞察的清清楚楚。蓝心是什么人?从国内混到国外,14岁就出道,察言观色就像看碟吃菜一样的简单。因此蓝心平时如果没有必要,绝对不和她多接触。但无奈的是,你不想接触别人,不代表别人不想接触你啊!特别是你在别人眼里还是一只超有利用价值又稍稍沾亲带故(都是Z国人)的肥羊的时候。

    “看来这丫头是早知道这消息,特意这时候来说。估摸着我着急出场不好多做分说来拒绝她?哼!真是幼稚!我蓝心想拒绝就拒绝,管你什么人种,时段,场合?”于是不了解蓝心女王毒舌和狠心程度的小妹妹杯具了。“不好意思啊师妹,只有秀场的顶级模特才能被邀请参加,只有我和吉赛尔两个才有资格,像师妹这样的小透明是不允许夹带的。好了,不说了,我要出场了!”说完,蓝心女王挥手转身,变换一个专注魅惑的眼神走上了三米高,地板镶嵌了无数水晶灯饰的闪亮T台。台下马上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和喝彩。蓝心迈开长腿,勾起嘴角笑了,“在这T台上,果然我蓝心就是女王!”

    “哼!不允许夹带,当我什么?违禁品?小透明?小透明更容易咬死大人物的!难道你不知道吗?既然我钟琪不能去,那你也不用去了!”台后的钟琪怨毒的盯着蓝心的背影,阴测测的笑了。

    终于到了最后一套服装的展示,蓝心换好衣服,穿上配套的十寸高跟鞋,忽略掉心里隐隐的不安,迈步走上台面。蓝心随着激昂的鼓点迈着狂野的猫步,细长的凤眼左右顾盼,流光溢彩。台下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了这只诱人野猫的身上,看着她从容的从一片圣光中走来,近了,近了,她的眉眼带着诱惑,扫过哪里就能带走哪里的呼吸。她走到了那闪光的圣坛的终点,摆了一个优雅却充满张力的造型来展示身上的服装,然后转身离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流露出挽留,但,这美丽优雅的背影还是消失了。是的,消失了,就这样咻~的一下,这个背影就消失在了台上。

    只有隔得近一点的观众恍惚中听见了一声“!”和某样重物掉地发出的“彭”声。第二天,各大报纸头版头条都刊登着这样的消息“高跟鞋杀人,世界超模Lana不幸丧生鞋手!是意外还是谋杀?”

    至于事件的后续发展和真凶是否伏法,我们的蓝心女王再也看不见了。因为她遇到了更大的麻烦,比摔死更大更大的麻烦。

    蓝心只记得自己听见了两声“卡擦”声,一声属于她的鞋跟,一声属于她的脖子,醒过来她就躺在一张华贵的紫檀木镂空雕花大床上,床上罩着古色古香的透明绡纱帐,上面绣着富贵花开的传统图案。这绝对是纯手工的丝绸和刺绣,在模特界混了半辈子的蓝心对服装和面料也是专家级的鉴定水准。忍不住抬起手摸一摸帐上的绣花,蓝心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尼玛!!这雪白嫩滑的小手是谁的?蓝心想摸摸帐子,这小手也摸一摸,蓝心想摸摸自己摔断的脖子,这小手也摸上了自己的脖子。等等!摔断的脖子?这五个字来回在蓝心的大脑里碰撞挤压,然后碰得一声爆炸了。蓝心终于意识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诈尸了!!哦,不不不,应该说是这具身体被自己诈尸了!

    花了一个小时平复心情的蓝心终于做好了面对现实的准备。她首先摸了摸自己的手脚和身体,确定性别仍然是女,身上也没有缺失零部件,只是眼睛有点干涩,喉咙肿痛。确定了身体状况后,蓝心小心翼翼的穿上床榻下的绣花鞋,走到木质的雕花窗棂边往外望去。外面是一座苏州式的园林,有假山,小桥,流水,各色的鲜花竞相开放,很多都是非常名贵的品种。一条长长的精致走廊延伸到园林深处,蓝心左右看了看,但是园林式的设计妨碍了视线,蓝心四下里没有看见半个人影。“看来这具身体的主人身世不凡,这起居室里所有的家具都是紫檀木的,用的器具和摆件看上去都是古董,光这紫檀木的雕花大床,没有大几百万绝对拿不下来。应该是Z国哪个世代大家的孩子。”伴随着思考,蓝心的手指有节奏的轻点着窗户边的矮桌,忽然瞄到了桌上放着的一面黄铜镜,蓝心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忽略了一件与自己的生命同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长相!对模特而言,脸与生命同样重要。醒过来受了太多惊吓的蓝心竟然忘了这茬,现在想起来,忙迫不及待的拿起铜镜照起来。擦!古董果然是摆来看的,不是摆来用的。蓝心只在镜子里看见模模糊糊的一张白面,五官根本看不清楚。扔下铜镜,蓝心在屋子里团团转的找水银镜,却连个影儿都找不着,终于在角落的木架子上发现了半盆水,凑头到脸盆的上方,蓝心期待的看向水中的倒影。

    尼玛!这是一张神马脸?这皮肤怎么这么白?我的小麦肌呢?这眉毛黑是够黑,怎么眉形这么柔?我那凌厉飞扬的眉毛呢?这嘴巴虽然还是肉嘟嘟的撅着,但是怎么这么小?我那性感的厚嘴唇哪儿去了?恩,鼻子到是比以前挺了,但是尼玛!我的细长上挑的凤眼怎么变成了水汪汪的杏眼?虽然眼角也上挑,可是怎么看都不够凌厉。再瞪大眼看,怎么水汪汪的像狐狸又像狗狗?而且这身高,这身材,最多也就十岁吧?啊啊啊!不要啊!这样的长相年龄,让我怎么再在国际模特界混啊?(妈让你混比模特界更高端的NC界,相信妈!蓝心:掀桌!)

    一万头草泥马来回践踏着蓝心脆弱的心灵。习惯于操控自己命运的蓝心女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真的,比她死的时候痛苦多了。

    “啊!格格!不要啊!”一声高昂的尖叫惊醒了悲催中的蓝心。出声的女子边尖叫着,边冲进来把蓝心的头从水盆里□。是的,悲痛过度的蓝心童鞋正把头埋进水盆里打算冷静冷静。

    “格格,虽然王爷他们都去了,但是您不要忘记您对他们的承诺。无论如何您都要坚强的活下去。王爷福晋虽然不在了,但是齐王府还在,您以后不只是齐王府的格格,更代表了整个齐王府。您在齐王府就在,您若走了,齐王府也就彻底消失了,您让王爷的部旧如何自处?您让九泉之下的王爷,福晋怎么瞑目啊?!”

    来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梳着清朝宫娥常见的两把头,简单的银饰和素色旗袍,脚踩花盆底鞋,现在正急惶的抱着蓝心不停的劝说,显然把蓝心冷静头脑的行为看做自杀了。但是此刻蓝心没功夫管她,因为她正木呆呆的思考着两个字“格格?尼玛?那是什么玩意儿?千万不要是我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