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迟到

我自对天笑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么眼下,杨凌这群弟子就面临了进退两难的局面。杨凌更恼火独眼,可这个时候,责备独眼也是于事无补。他在百忙之中给独眼打了一个电话。

    独眼接到杨凌电话的时候,正是和齐娇娇在沙发上大战后。"你是谁?"独眼接通后没好气的说道。

    "我姓杨,单名一个凌字。"杨凌淡冷的说道。

    独眼顿时大惊失色,结结巴巴的喊道:"师,师叔!"

    杨凌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这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自个胡来,害死了罗忍师侄。这笔账我容后再跟你算。"

    独眼诚惶诚恐,说道:"师叔,我知道错了,要打要罚全凭您处置。"

    杨凌说道:"你最近不要离开滨海。"

    独眼说道:"可是赌约……?"

    杨凌说道:"赌约是说要你离开滨海对不对?"

    独眼微微不解,但还是答道:"是。"

    杨凌说道:"你不离开滨海,若是陈扬来找你麻烦,他将你打了,伤了,那就是他在挑战我们崂山内家馆弟子的尊严。我们就有理由对他出手。同时,你违背了赌约,我会将你逐出崂山内家馆弟子的团体做为惩罚。"

    "师叔,我……"独眼心中打了个寒战,明白了杨凌这条计策的毒辣。是既要让江湖中人无话可说,又要将陈扬给办了。这显然是个两全其美的计策,只不过是要牺牲自己而已。

    杨凌淡冷说道:"之后,你到了杨氏来,我会给你一世无忧的生活。"

    独眼知道自己不能拒绝,否则就会面临师叔的怒火。再说,这件事情自己必须得担些责任。

    当下,独眼就说道:"好,我一切都听从师叔您的。"他顿了顿,说道:"可是万一,陈扬并不对我出手怎么办?又或则,他要直接将我杀了?"

    杨凌说道:"朗朗乾坤,若未签订生死状,他安敢杀人?"顿了顿,说道:"不过他若是不对你出手倒是个麻烦。这样吧,你主动去挑衅他。这件事不能拖太久,明白吗?否则会对崂山内家馆弟子的声誉很是不利。"

    独眼说道:"是,师叔。"

    "怎么了?"挂了电话后,一旁的齐娇娇连忙问独眼。

    独眼眼中光芒闪烁不定,随后才说道:"杨师叔对陈扬非常恼火,你放心吧,陈扬活不了多久了。只不过,娇娇,事成之后,我会离开滨海。你到时候怎么办?"

    齐娇娇不由失色,她这些年,先跟庆安集团的宋庆安搅在一起,通过做宋庆安的情妇而上位。这些年来,宋庆安对她失去了兴趣,她又攀上了独眼。

    宋庆安对这件事自然也是恼火的,但是碍于独眼,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独眼是保安之王,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独眼背后的崂山内家馆弟子这个集团。就算是滨海的龙王爷也不敢得罪独眼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齐娇娇这两年来春风得意马蹄疾,全是因为有了独眼。正是因为内心膨胀,才会对林清雪下手。可谁曾想这次却是栽了跟头。若是独眼离开了滨海,她失去了庇护,宋庆安肯定饶不了她。

    "我跟你一起走。"齐娇娇马上说道。

    独眼不由微微感动,说道:"好。"

    林清雪下班后,陈扬开夏利车送林清雪回别墅。林清雪倒也不挑,直接就坐了上去。不过到了柳叶别墅区后,林清雪说道:"每个月我再给你多加五千块的油耗吧。"

    陈扬听了一乐,说道:"那敢情好。"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不过你早上要是再敢迟到,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保证不迟到。"

    如此之后,陈扬才跟林清雪道别。随后,陈扬又去与苏晴汇合。今天苏晴不想自己做饭了,就约陈扬出去吃饭。两人刚一汇合,陈扬就接到了沐静的电话。

    沐静约陈扬去茶庄小聚。沐静帮了陈扬的大忙,陈扬这时候自然不能拒绝,他一笑,说道:"带个朋友来怎样?"

    沐静笑道:"是那位苏晴小姐吧?可以!"

    挂了电话后,陈扬对苏晴说道:"走吧,一起去!"他自然做不到有了约会就不管苏晴。苏晴倒是有些担心,道:"我去好吗?"

    "哪有什么不好的。"陈扬呵呵一笑,随后就打转方向盘了。

    沐静在茶庄里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很是丰盛。不过这显然不会是沐静亲自下厨做的。

    入座之后,大家就吃起饭来。彼此都已经像是很熟了一般,并没有什么隔阂。

    苏晴偶尔会给陈扬夹菜,又给他倒水,关怀得无微不至。

    这点点滴滴的温暖其实是让陈扬感动的。

    中途,苏晴去了趟洗手间。

    沐静微微一笑,问道:"看的出来,你对苏晴挺上心的。她也对你不错,你有结婚的打算吗?"

    陈扬不由头大,反问道:"你觉得我适合结婚吗?"

    沐静笑笑,说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陈扬说道:"废话。"

    沐静说道:"真话就是,你不适合结婚。你这个家伙,天生好斗,性子火爆。一旦结婚,只会给苏晴带来伤害。"

    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还真是实话实说啊!"他顿了顿,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的确没想过结婚的问题。我喜欢一个人,喜欢和女人一夜之后,各奔东西,不留羁绊。"

    沐静说道:"你和我是同一种人。我们都在追求武道上更高的境界,追求属于我们的彼岸。"

    陈扬说道:"算了,不提这个东西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沐静也就不再说这件事情了。她目光一转,说道:"独眼还没有离开滨海,我看他也没有离开滨海的打算。这件事显然已经惊动了崂山内家馆一代弟子那个团体。很有可能,独眼留下是高层的授意。"

    陈扬说道:"独眼显然是没有胆子不走的,如果是高层授意。那么就说明崂山内家馆弟子已经对我出招了。"